« 抓兔子練習 | Main | 殼牌倉庫二三事 »

May 29, 2005

Comments

酥餅

在美國要對抗MIC也非常的不容易,看來德國還有一些其他國家的貨可以買。

xhong

陶人做一個手工拉坯茶碗每天不過數十個,還不包括素燒,上釉及釉燒。而壓模機具一天的產能可高達上萬之數。陶人做的茶碗一個大約幾百元到幾千元新台幣,涉及陶人資歷,做工,燒成效果與美感等評斷因素。一個機具生產的瓷杯出廠成本價可能只有八到二十元新台幣,還拼不過中國貨的賣價呢。真的是重點不在質而是在量。在廉價勞工之外也在廉價的原料與能源。說來諷刺:中國原是世界最早以1300℃以上高溫燒出瓷器的民族,堅硬耐磨損、永遠光潤的質地自是低火度燒成的陶瓷所無法比拼的。如今一切先賺了再說。也不管物料與能源的嚴重問題。這可是西方自陷全球化的泥沼與中國的復仇了。
前一陣子關心環境生態的朋友寄了一個量表給我、檢測一個人的日常能源消耗與地球承受指數。以目前估量要五個地球才能共應目前人類所需。一用即丟的產品與數位化無限複製實在令人瘋狂。

Tucci

caffen,真意外,多謝啦。我的感想就是從對那隻碗的驚訝來的,妳的標題抓的好準。

其實我也有一個Villeroy-Boch的湯碗,差不多是泡麵用的大小。這是盧森堡的名牌,有一次遇到廚具店出清零碼,打對折,覺得滿好看的,就挑了一只。我原本對名牌餐具是沒有概念的(買的時候我還沒聽過這個牌子),直到用了這只碗一兩年,才漸漸知道有差別。它表面一直都保持剛買時的勻潤光澤,非常不容易有刮痕缺角,跟其他用久了的普通餐具擺在一起,差別十分明顯。而釉彩與設計當然令人很舒服。這種餐具在店裡整套買下來,可達數百歐元之譜,投資相當可觀。但如果真可以用數十年,從它在居家生活裡扮演的角色以及提供的生活品質來說,也不能算是奢侈品,跟名牌服飾的奢華意義不全一樣。我想,現在大約就剩下這種等級的產品還可以傲然地不理會便宜產品的競爭,而且因為中國奢侈品消費能力的提升,反而還大發利市了。

德國人的消費的確越來越兩極化,有錢人一樣上最便宜的連鎖超商像Aldi, Lidl,而不一定有錢的人平常省得要死,在某些商品上大掏腰包的意願卻又不輸有錢人。要抓現代消費者的心,越來越見困難。關於Karstadt百貨的困難我記得看過一篇評論,是說Karstadt的經營方針就是在這一點上也出問題,因為它還是以“中間”產品為大宗,中等價位中等品質,以中間的消費者為目標,可是現在是個中間消費逐漸消失的年代──對大多數的人Karstadt不夠高檔,同時也不夠便宜。Karstadt或許如caffen所提的,因為是百年老店,許多供應商都歷史悠久,所以比別人更缺乏彈性來應付這種劇烈的變動。

延延

Tucci和Caffen提到物件使用的習慣。讓我聯想到,偶而在傳統市場遇見省吃儉用的老阿嬤們,看他們細心地從一堆堆50、100元一件、看似「拋棄型」衣服山裡,認真地挑選,仔細盤算久久,然後只買一兩件,滿足離去。滿足的神情也出現在阿嬤們經常成群結隊,搭免費社區巴士,來回花一兩小時,大老遠跑來捷運站附近的藥局,排隊買藥卻可以領一堆贈品。一兩個月下來我懷疑阿嬤家應該快變倉庫了吧。

我喜歡堅固耐用的東西,但是發現在一般日常用品的店家,愈來愈難找。甚至懷疑難道台灣人連購物都帶有一種「拋棄型」的發洩快感嗎。買來的東西用一下下,壞了就丟,維修幾乎和新買的價格相去不遠。每週爆滿的週末垃圾山,經常讓我有台灣就快被垃圾淹沒的錯覺。

P.s 腰斬,搬家一下。
sorry 啦

編輯小工

caffen

嗯,以前看到質量之間的敘述,特別在市場經濟上,其實是沒有感受的。一直到,我看Karstadt,(德國大型連鎖百貨公司,超過百年歷史。)陷入破產危機的新聞才真正感受到「量」本身巨大的力量。去年耶誕節前,德國新聞還呼籲大家搶救Karstadt。破產危機背後原因複雜,但是,說穿了主要就是抵不過中國大陸的便宜貨,到現在還在苦苦煎熬中。

一場悄悄的市場革命。等你驚覺的時候,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德國人的消費習慣,非常之節儉。只有一個信念,物要所值,這個值,包含了時間因素,說白了,就是堅固耐用,十年不壞不變形,二十年還可繼續運轉。現在花一倍錢的,去買十年、二十年未來的值。對於那些一季品,儘管再便宜,一般日常人家絕對認為「不經濟理性」。他們當然也絕對撿便宜貨,但是,「便宜」裡面的成本計算,有人力維修,也有時間差值。早年,這種根深蒂固的消費習慣,用在和義大利貨對抗上,後來碰撞到電腦產業,透過整個市場結構的脅迫改變消費。一季,甚至不到一年的電腦產品就被逼到汰換,否則沒有周邊程式繼續支援,讓老一代的人瞠目結舌,視為洪水猛獸。我樓下一對退休老教授夫婦,很晚開始使用電腦,掙扎將近十年,終於汰換了新的印表機,換了主機板,從486一口氣換上來。他們家裡沒有電視,沒有手機,但是有很棒的烤箱,超過二十年。

電腦產品對德國市場是巨大的撞擊。傳統的藥學和汽車、鋼鐵工業那種生產消費的計算模式,研發投資利潤回收的時間單位是長而穩定的。接著電腦業之下是,手機市場,過去七八年內,相關的電子產品慢慢在市場上站到主流,三步五步一家手機店。再接下來,日常生活量販店,大量便宜貨商店出現在主街上。最嚴重的甚至是麵包工坊,連鎖大量開。

啊,德國麵包師傅是有歷史有傳統有尊嚴的職業,法律甚至規定,一條街之內多少範圍,只能幾家「麵包店」開設,但是披薩店卻不在限制之內,因為不是從中世紀傳下來的手工作坊職業範圍內,做糕餅的和做麵包的是分開的,兼賣店裡都會掛出兩張執照。他們負責了附近人的生機,法律規定星期日大家都關店的時候,他們還可以開幾小時,就是要保證附近住家有新鮮麵包可吃。一直到七十年代,報紙每天固定必報,除了氣象,還會報麵包價。麵包價是那時候整個物價波動的指標。就在過去一到兩年內,街上出現了不必掛執照的麵包工坊,便宜,大量,簡單的固定種類,不算難吃。一家兩家三家,繼續開。人在裡面川流不息,滿足窮學生、外籍勞工和街上流浪漢,衝擊傳統的手工業坊。

然後,慢慢地,連Karstadt也失守了,專櫃上的東西,起初還是東歐製造,後來變成東南亞制,這兩三年,全是大陸制。最後,甚至面臨倒店。整個背後的是社會鍊結的斷裂。這些傳統大型百貨公司的一般貨源,來自本地,有的工藝作品甚至超過三代以上的合約,一個禮物專櫃後面養的是一長串的社會人脈。面對東歐製品還有絕對質的競爭力。現在,文書用品、禮品專櫃,衣服,在都抵不過中國大陸貨,「絕對量」的力量打敗了「質」。老的小廠不斷關門,失業攀升。便宜,因為便宜而量大。當便宜超過一定界線的時候,就不是甚麼道德理性原則可以抵抗得住的。這些改變了德國自工業革命以後養成的消費習慣,上街要找二十年還可運轉的東西,除非砸出更多的錢。以前感覺上「物值相當」,慢慢兩極化,要不,更珍貴更工藝,要不,更廉價更短期。中間選項在慢慢流失中。

這是全球化,競爭更大,更便宜,但是,不要拿以前的質量觀感來評價。人人都可以擁有,不是夢想,擁有,本身已經不是區分階級的判准。而是,你擁有的是甚麼質地?要付出甚麼樣的代價?

Verify your Comment

Previewing your Comment

This is only a preview. Your comment has not yet been posted.

Working...
Your comment could not be posted. Error type:
Your comment has been posted. Post another comment

The letters and numbers you entered did not match the image. Please try again.

As a final step before posting your comment, enter the letters and numbers you see in the image below. This prevents automated programs from posting comments.

Having trouble reading this image? View an alternate.

Working...

Post a comment

Your Information

(Name is required.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displayed with the comment.)

November 2014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全民運動



頭條大代誌



世界時鐘


Powered by TypePad
Member since 10/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