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ah Blah 留言板6 | Main | 抓兔子練習 »

May 18, 2005

Comments

picton


我把昨天寫的搬家一下,看起來比較妥當。Pips,我都自己來囉!

picton


這兩天好熱、好熱,今天只好跳下水去游了一趟。雖然已經沒有以前那麼多戲水的時間了,但光是一個多小時的浸泡,消暑效果還是很好。曾經想過要寫一篇「游泳」文章,來呼應Caffen那篇「羽毛球」,可是千想萬想也謅不出來,似乎太近的經驗都有表述的困難。想說的是,相對於別的容易「傷害」的運動,游泳真是蠻好的。既然別的運動也需要花時間,何不下水游泳呢?當然大部分人都因為卡在「不會游」的顧慮,才不想下水,但排除了「游得標準、游得好看」的既定觀念之後,游泳充其量只是讓自己下水伸展一下身體罷了,哪有什麼標準可言?依我十來年在泳池裡觀察眾生相的經驗,可以夠得上泳技標準的,可謂微乎其微,一般人只要隨便挑,都有一堆的毛病。就以我自己為例,只要找個人在岸上幫我錄影存證,大概也會羞得往地裡鑽。但退一步想,如果只是「運動」,又何必在意這些?何況夏天戲水,本來就是遊戲一樁,不必太認真的。

游泳有許多的好處,不止取涼而已。我在游泳池畔看過幾位中年婦女,因為身罹重症,受人建議而走上游泳之途,憑著意志力和決心,每天晨起即游,每游必有一、兩千公尺,而且嚴寒不避,兩、三年後,身體整個改觀,病也無藥而癒。我雖沒有她們那樣的毅力,卻也游過幾個寒暑,那種在極冬之晨躍入泉水前的掙扎、刺激經驗,我都有過,而游完了之後,再經一波熱水澡的浸泡,如三溫暖那般的酣暢,非三言兩語可以形容。

kemana

嘿,你也喜欢陶菲吗,我是中国大陆的,如果你喜欢陶菲的话,可以来这里看看http://post.baidu.com/f?ct=&tn=&rn=&pn=&lm=&kw=%CC%D5%B7%C6%BF%CB&rs2=0&myselectvalue=1&word=%CC%D5%B7%C6%BF%CB&tb=on

我们这里图片很多哦,喜欢他的人也不少

caffen

嗯嗯,謝啦,巴老大。

打球這回事,還真是修行在個人。開始下海「學」,就不是單純健怡,而有點苦修味道。(嗯嗯,中世紀修道士鞭打修身,絕對是肉身受苦以為鍛鍊的經典。再不然,我們小時候讀過,寒冰洗澡,總之,一堆軍國主義式的鍊身神話。)我絕對不是如此病態,卻也真的有點刻意尋找另類、有別於腦袋先行的鍛鍊方式。
兩、三年,現在,到現在,我可以換輕鬆的方式打球。一個階段熬過去,技術的,體能的、也是心智的。我還是肉腳一枚,不上不下,暴力打法者、初學者、技術太好而爭勝負者都不會要和我打。只有那些已經臻於化境不意輸贏的長者,才願意陪我玩兩手。走到這裡,嗯嗯,已經進步很大哩。

嗯嗯,我最喜歡看兒童電影。推薦一部必看,法國出品的「佳麗村三姐妹」。我在電影院裡看到目瞪口呆,一直找原版DVD,居然都沒有進口。前陣子才託人盜版成功。哈哈哈~

下次來講這部卡通。真是法國女性意識的經典卡通。音樂棒呆~~保證你家女皇掉眼淚。

Buzz

學運動,真有點像當學徒,「體會」肯定是不可或缺的。作師父的再苦口婆心,充其量也只能領進門、備諮諏,後頭的事仍得憑個人琢磨、不斷地練習。不過,話說回來,四、五年級生儘管身體猶健,但究竟是過了玩pro的年紀,運動大概還是當當怡情健身的活動或嗜好,按著自己身體能夠負荷的自然節奏循序漸進即可,不必悉依專業玩家的訓練要求照表操課。勉強為之,有時反而容易招致不期而然的運動傷害。

以往在新公園或天母公園,大清早時分總可以見到不少樂好太極的朋友捉對練推手。有些練家子講起自己起手的第一道工夫,往往也就是「鬆」,學著徹底放鬆。負責、認真點的老師父也往往以此為度,在知道弟子差不多曉得放鬆的要領、能夠拿掉以心使氣的念頭後,才肯開始教馬步。說來似乎也頗和學騎單車異曲同工,身體繃得越緊,越難掌握平衡;相反的,順著身體的感覺走,說不定更容易上手些。

今天午後,和女兒一道上西門町電影院去觀賞「2005年台灣國際動畫影展」。算起來,踏入戲院固然是六、七年來的頭一遭,西門町大概也有近十年時間未再駐足,對女兒來講,當然更是破天荒的第一回,可以說,重新造訪,除了街名依舊,那兒的景觀已多非我記憶中的舊觀、難得其彷彿了。出戲院時,暮色已低,父女倆在漢中街、峨嵋街到成都路一帶閒逛,觸目所及,動畫的印象竟久久縈迴不去,實在太有趣、太好玩了。

caffen

哈哈,巴大是會家子喔!
你看,這就是亞洲運動和歐洲的差別。這裡德國同學沒有一個接受過這樣的訓練程序。我的小教練,當初青少年打Verein的時候,飽嚐歧視,沒有這種完整的訓練過程。當年他自己到處找亞洲的錄影帶,自己觀摩學習揣摩。他找到最強的教練教學帶,是那個天才印尼選手陶菲克的教練,印尼國師級的教練。名字我不知道,是不是現役的我也不清楚。當初陶菲克讓我驚豔的原因之一,是奔跑跳躍的身體反應和我的小教練太像。全場米字形方位,差不多在二拍之間就位,然後回彈。第一拍是準備起跳,等於一步彈跳之間就要就位,除非必要很少碎步。

哈哈,話說用球拍檢球。當初被罵到臭頭。這麼簡單的動作,足足練了一個學期。每次上場十分鐘之內,只有用球拍檢球的動作。蠢呆。全場只有我一個接受這種私人訓練。幾次反抗,因為丟臉而放棄,結果是教練摔拍而走。後來,很後來,我真正理解球拍檢球的意義不是為了耍酷而已。很多運動教練解釋不得法,讓老學生多生歧路。運動解釋需要想像力,哈哈,不過用球拍接球檢球真的很酷,很帥啊~
還有起跳,單練左右腳交叉起跳,也練了一學期。我應該說,我沒有運動神經,為了練接高球的交叉起跳,跳到足底發炎。

我問過小教練,為什麼他不往職業球手走?他得過地區比賽冠軍。得意的必殺技是出手瞬間的假動作,沒人可以猜出他揮球的落點。這點我還沒在其他羽球手間看到,有誰像他玩的那麼神出鬼沒。林丹和陶菲克那場對決裡,速度太快,而玩不起。但是,這也是差別,陶菲克誤判幾次林丹落球點,雖然林丹沒有做高級假動作,也已經很致命。小教練說過,他不要他的人生只有羽球,像中國大陸選手生涯那樣五歲、六歲決定了一生。

我曾經想過,如果我早點開始打球,會不會不一樣?
小學希哩糊塗選入田徑練短跑。我老媽為了補英文學鋼琴的理由,讓我退訓。那是唯一小段時間,我知道,我可以「運動」。之後,好像全無機緣。大學的游泳課一路憋氣,加上同情分而過關。最後老師說,我給你的分數,是你勤練十年以後的分數。

過去兩年內的羽球,是我唯一從頭開始,嚴格而認真的「學」一項運動,不只是為了應付而已。每個人的個性都反映在球風裡,當我認真仔細觀察每個球場上球伴的時候,那是極端深刻的感受。它讓我看到,我自己以前不曾意識到自己的面向。比如說,我沒有「殺氣」,打的是「對話球」,溫良恭簡讓,把球送到對方手上。最後幾堂課,小教練摔拍大罵,你在幹嘛?!就這樣回手反應?你只是「反應」,僅僅如此。每每罵到無地自容,殺性起來的時候,才看到一點凌厲技術性運作。哈,我應該說,星際大戰裡Joda說,「恨意」容易上手。這是對的。

最後一次上課,小教練說,所有技術層面我沒有可教的,你學到這裡,已經超過當初想像。我曾經以德文詩紀念學羽球的血淚。有誰會讓右手拍把自己左小腿骨屢屢打到青腫流血?我!標準身體不協調性。有一次,另外一個德國球伴散場的時候,實在忍不住,過來捏了一下我的手臂,說,天啊,你果然完全沒有肌肉!(難怪你沒有爆發力。)

沒有威力的球路,球場多坎坷。

Buzz

剛剛在學校裡開始學習羽球時,依前任國手肌肉男老師的要求,每回照例都得先繞著校園外圍的人行道跑上一圈。約莫半個小時,五、六公里的路跑後,回到室內球場,老師也不給碰球。大氣還沒喘完,老師大人就接著要大夥以球場的兩側邊線為界,磬折著腰,連續練習快速的來回橫行,看看自己的雙腿會不會自己打架。才跑完五、六千米,踉踉蹌蹌練習狗吃屎的、搶地似找牙的同學,絕不在少,真是肝腦塗地、灰頭土臉呀。大概這麼折騰兩、三週後(爾後,人行道也還是每週照跑),也才見到老師一臉心不甘情不願、彷彿財產是他家的端出球拍來。

球拍是讓老師端出來了,嘿〜,可球在哪呢?抱歉,沒球。沒球,怎麼學羽球?不,老師說,得先學「認識球拍和身體」。學著「知道」拍把有幾個面、幹什麼用,網線長什麼樣、多少磅數,拍把、拍柄、拍圈、網線的質材,有沒在同一平面上,拍子該怎麼選擇、收納和保護。更重要的是,學著「記得」拇指和其他四指間的虎口在哪,腕、肘、臂、肩膀和背又在哪,指掌、腕肘、臂肩背和球拍的關係是什麼,怎麼握拍、揮拍,啥是正拍、反拍。幾週下來,所謂羽球課云云不過「正體握拍」、「拍空咄咄」而已,還得不時聽老師指著鼻子數落:「你,還回頭?對!就是你!你不認識自己嘛」。

等大夥學會握拍,球終於出現了,群小莫不歡欣鼓舞、躍躍欲試。可別急,老師說,接下來學的才精彩,今天開始我們拿拍子學撿球。學撿球有什麼難的?學撿球可以花上幾星期。這期間老師可閒咧,不是和其他女老師或年輕美眉聊天、閒扯,就是大剌剌地看著他的漫畫,偶爾走上來,也沒好事,不外是譏諷兩句,笑你怎麼這麼這麼這麼ㄘㄨㄛˊ氣,都這麼大個人了,連拍子都拿不好、連小小的球都撿不起。那時心裡常會想,噢,真屌,跑來學羽球居然是學滿地找球,看,羽球教練還真是個好差事,怎麼小時候從沒想過要當成「我的志願」,真是您老師耶〜

好不容易,撿球撿到球和拍子能黏到一塊了,老師覺得你和羽球、球拍不陌生,勉強可以和它們交朋友了,才教控球。控球者,球在拍上直上直下、不高不下也。老師說,少廢話,你們就給我練,反覆練,練到夢裡的場景經常會出現一枚karaoke伴唱帶字幕上的小球時,我就讓你們打球。又練了兩三週,老師看看時間殺得差不多了,也就拿這個項目當作期中考。考試,是讓同學立在原地自個兒數數,成績則以多為尚。原來老師威脅的是一球算一分,但除了少數天賦異稟者,大夥的腕關節都不像是自己的,無可奈何,老師才睜隻眼閉隻眼,讓大夥乘四、乘五、乘十或平方、立方、四次方勉強及格。

學期中以後,老師又陸續口授、示範目法、手法、步法和心法等要訣,發球、挑球、切球、殺球,正拍、反拍都有目法、手法、步法和心法。老師講得輕鬆、說得玄妙,找我們這種菜鳥、三腳貓捉對指點起來,也都有板有眼、毫不含糊、如行雲流水,什麼接球得如目在背、目隨球移、步隨目到、臂隨步上,回球得身之使肩、肩之使臂、臂之使肘、肘之使腕、腕之使指令身拍一體、形意如一,對陣應變得進窺敵意、目東擊西、紿之以步、欺之以腕,堂堂皇皇好不精彩。但整個學期操下來,多數同學的臨場體會,大概仍不脫「力不從心」、「疲於奔命」的境界吧。

稍稍領會打羽球的經驗,是在同學當兵期間。舉凡休假,總不能老抓著家人、兜著女友緊扯軍中的無聊勾當相濡以沫,幾位人見嫌、鬼見愁的社會邊緣人於是窮極生變,開始相約利用假期到基隆河堤畔,撫遠街附近的羽球館打球。場地既是租來的,大夥也都阮囊羞澀、惜時如金,自然是兩對人馬同時廝殺。雙打的節奏雖不比帕格尼尼的小提琴變奏,但已足以讓我等遜咖手忙腳亂滿場飛,如缺了根拇指拉帕格尼尼的琴師。儘管雙打的默契得靠實戰培養,不過,誰前晚沒睡好,或最近煙抽太多,就沒得隱遁粉飾、立見分曉了,可以說,勝負其次,少了關鍵的體力、耐力,便無秩序、韻律可言。

羽球的確很能燒卡路里,卻也是「天不假年」的運動。以往的球伴常自詡羽球的國度沒有胖子,這話想來,似乎也不無幾分道理,一會下腰接球,一會起跳殺球,只要願打,豈能不瘦。但不知道是台灣的工作步調往往太過緊湊致使作息紊亂,或是酬胙頻繁、食不厭精的人際、飲食環境使然,這些年來,當初的球伴個個發福,已越來越少不為減肥所苦。偶爾再上球場「奔命」,或僅僅止於「活動」,也已經只能用「群魔亂舞」、「災情慘重」形容,經常連一旁觀戰的太太、小孩兒都覺得丟人現眼、看不下去。以往相約至球場比劃的壯舉,也多少漸因各分東西、筋力漸弱,或者慢慢「移地」,或者改換形式了。

Tucci

意志在競賽中確實是個很關鍵的東西。有一次體驗令我印象很深刻。那是跟一個朋友比手腕,兩個人其實應該算勢均力敵,對方甚至比我還瘦一些。總之一下子誰也沒辦法把對方扳倒。那是一種很痛苦的肌肉負荷,後來果然是由意志決勝負。我撐了一小段時間,稍微有些分心,就注意到對方的表情,那一剎那我忽然從骨子裡感覺到對方要把我吃掉,好像這場勝負對他來說就是全世界一樣,他不是在拼一場無關緊要的小比賽,而是在拼生死。然後我就敗了。我這位朋友不管做什麼事,只要有競爭他就是這個樣子(口頭上的事情除外,他是個寡言的人)。對這種鬥志,我到現在還是十分敬畏。

caffen

輸了~
印尼隊輸了。

轉播還是很爛~居然混雙、男單和女單都不是全程。可惡!一個鐘頭轉播還要塞廣告。都看不到怎麼輸掉的~
真是三極大便~~

第一場混雙。我沒有看過那麼強的混雙,實力相當。印尼和大陸隊,都很強。強在男女實力平均,攻守兼備。歐洲球隊的混雙,普遍練習都是打前後局,女生固定在前面,顧小球網前攔截,男的要很強,顧全後場。但是,任何一組亞洲混雙,不管韓國日本大陸印尼,新加坡香港,男女都可攻可守,可左可右,前後補位,全場殺球。這個差異,在小小學校球場上就可以看到。
印尼混雙最後失誤在補位。就是防備漏洞,被對手瞬間掌握。可惜到極點。

林丹和陶菲克,陶菲克沒有打出自己的節奏。上一場混雙的失利,對陶菲克有很大影響。一萬八千人滿座球場,全部一面倒,喊林丹大名,加油聲壓過一切。任何一個場上對抗球員都不是輕鬆的任務。林丹後來越打越順,應該說,出手比較準,扣殺拿捏的比較精準。嗯。原來林丹是左手球員,我沒碰過左手球員,反擊的慣性,可能會有影響。哈哈,雙方打到後來都沒有甚麼節奏韻律可言啦,兩個都是進攻型,都是霸氣殺氣十足的球員,那種速度之下,只有,回擊、回擊、回擊。

羽毛球速度快,球不大。必須非常專注,稍有閃神,就是準備死球。真正成熟的運動員必須有本領在瞬間進入「神入」狀態。只有球,球的軌跡,沒有其他。如果眼睛除了球的軌跡還有其他,那麼到了這一級的比賽,大概就是死局了。
到了這一級數的比賽,拼的是心理戰和意志力。一分鐘的閃神,就會是決定性關鍵。最後一小部分,看得出來陶菲克已經沒有拼下去的意志力。很可能他和林丹屬於同類,氣勢上來的時候,就會如虹。嗯嗯,我不能大言,因為轉播的賽程太碎,需要看全程。我還在想辦法找全程球賽來看。

嗯,羽毛球很耗體力。最早開始練球,每天睡醒,兩腳都無法踏到地板。足底筋膜炎,整整一年。後來看運動科醫生,說我腳沒肌肉,只有骨頭,經不起這麼劇烈和重量級的衝力,連加兩層特殊鞋墊,才算停止繼續發炎。很久以後,聽一個大陸同學說,他們大陸球員忘了哪一個,寫過文章,說怎麼用腳,哈,不是跑步,而是怎麼「煞車」。就位,很重要啊,球到人要到,但是衝過頭,也一樣控不了球。他那篇文章寫在衝刺彈躍間如何使用腳底「各部分肌肉」。哈哈,我甘拜下風,簡直向料理東西軍一樣,問鹽巴產地,還要問鹽巴用甚麼陽光曬出來??哈哈哈~~

打球,沒有殺氣,大概也只是花拳繡腿吧。這是我一直喜歡李小龍的電影超過所有其他功夫電影的原因。打拳,是在戰鬥,不是雜耍。到了那個級數的打球,攻擊、攻擊,再攻擊,才是最好的防衛。一旦被對方拿走了主控,只有陪著玩的份。

那個蓋德,打起狠勁來,哈,也一樣全失優雅。他的全勝期算是剛過,不過短短三、四年之內。羽毛球員,最盛的風華在二十五歲之前。之後,經驗,也未必壓得住那種速度要求。林丹在賽前一個訪問裡說,他也特愛看陶菲克打球,不知道怎麼說,他打球就特別好看,看了特別舒服。(哈哈。這是大陸人說話的方式。)一局半的轉播,只看到速度十足的殺球對拼、、、
不知道林丹身上到底有沒有我說的音樂性。林丹21歲,陶菲克23歲,我們等著2008奧運吧。

嗯,在學校看過幾個上年紀的球友,有一個老男人,我私心叫他「綠褲子先生」,打球風範之漂亮。每每讓我看得流口水。但是,到他那樣,已經是求「動」。動靜之間自可灑脫。

Picton

Caffen的羽球賽插不上嘴,因為羽球方面台灣轉播少,網球倒是多。羽球據說運動量相當大,不似表面的輕描淡寫。以前幾個畫友曾經熱衷羽球,三天兩頭往羽球館跑,但是年齡一大,就吃不消了,也因而紛紛中輟。我是一直維持單邊運動的人,少有雙邊的經驗,引為憾事。雙邊運動可以訓練人的進取心,外加嫻熟人世的遊戲規則,從小參與應有不小的幫助,老來再來集訓,只有討饒的份。

Posted by: picton | May 18, 2005 12:23 AM

皮老大,搬家囉。


Tucci

caffen, 我運動看的少,一開始看妳說的這個音樂性不太能體會。不過稍微一想,我一直覺得那位瑞典桌球名將華德納的動作特別好看,急裡帶閒,快而不亂,雖然常看不到球,可是光盯著他移步擺手,隨著攻守前後挪移,本身就好看極了。或許就是妳說的這種身體的節奏感?這種差別看他跟亞洲選手對戰特別明顯,攻殺劇烈時,網子兩邊氣氛完全不同。一邊也許很厲害,華德納這邊卻真好看。

Posted by: Tucci | May 16, 2005 02:13 AM

抱歉搬家一下。

Verify your Comment

Previewing your Comment

This is only a preview. Your comment has not yet been posted.

Working...
Your comment could not be posted. Error type:
Your comment has been posted. Post another comment

The letters and numbers you entered did not match the image. Please try again.

As a final step before posting your comment, enter the letters and numbers you see in the image below. This prevents automated programs from posting comments.

Having trouble reading this image? View an alternate.

Working...

Post a comment

Your Information

(Name is required.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displayed with the comment.)

November 2014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全民運動



頭條大代誌



世界時鐘


Powered by TypePad
Member since 10/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