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說羽毛球 | Main | 打贏一只IKEA四毛九的碗 »

May 19, 2005

Comments

xhong

你回來就好了…陳定南

你回來就好了
嗯…你回來了
看著歲月
不言語的看著
欲望與理想隨著歲月
油水般分離
你回來了…我意識到
內心的渴望依稀來自理想
啊…雪山的那一頭是
我的家鄉
嗯…我依然年輕
你…不會變老

(2009-12-05)

xhong

哀 傷

晨間的陽光如往常金黃刺痛
湍急的亂石河灘冒著屍臭的氣泡與血水
搜索隊員們沉默的插上二十幾只竹竿
為彼此各自旅程的標記
終究必然的別離竟然是這種方式
有人
在自己族人滅村時穿著低胸族服上京煙視媚行

惡水依然
政客嘴臉依然
口沫惡臭的依然用香水的言詞遮掩
向往靈鞠躬吧…十秒鐘
為深陷政治土石流的自己祈福吧…永遠
馬不需要加扁也是騙
有那麼嚴重嗎?


(2009-88-820每天都在蹲馬桶嘔吐)

xhong

回來

你不知道我曾經離開、然後回來
你安靜如往常、依然
有一絲我熟悉的小小的焦慮…
你總是把玩著它、像一隻老是惹禍卻忠心的小梗犬

你不知道我曾離開並且回來之後
一絲無助在我們之間
我們依然各自解讀著
它是我的小梗犬
我是你的小梗犬

(xhong 2008-09-29)
(Jangmi 颱風侵襲島國後滿意的離去。早上我的二隻狗合作咬了鄰居三隻未成年雞及一隻成年鴨。賠1,200 NTD. 比本地農家賣的土雞還貴…我狠狠的教訓這對不良少年,用儒家的方式。)

xhong

不懂

我不懂、不懂
有機流體的義理、甚至
我也不懂我的貓、更
何況一個會生育、流血的女人、我不懂
她們為何嚎叫
為何靜靜的哭泣…

有機是人間的組合
人間的必然義理、我是其中
我在其中流曳…
並且逐漸固化成
頑冥、逐漸是
這個年歲的必然

希望不要太難堪、太醜
我希望如果可以化成一粒
清澈的石子、我渴望…
這樣我也許可以想像
一種最接近有機質地
不再流動的琥珀
透明、澄黃並且依然有著
一絲
幽微的溫度

(xhong 2008-0902)

xhong

荒 地

就著這荒地、鋤一小畝田
曾經鋤過、轉眼又屢屢的荒煙蔓草
低潮的呼吸老是抵不住爭奪的世間
我還是想種點生活,嗯…
黃色的雛菊或深綠的芥菜都行、很適合
這其實一點都不冷、溫室效應下的
暖冬與ㄧ絲揮不去的驚懼
種種會生長的事物、總比
盯著那莫名的灰藍
要好

就著這荒地、依著大石挖深洞
曾經如此我埋了我的貓
用一個潔淨舒服的紙盒和滿是香氣的木屑
用整夜牠喜愛的爵士和柔和的燈光、我們
經常這樣十二年、直到那天我
盯著紙盒
並著盛夏清晨的露水與陽光
燒錄著這一起的
記憶

總是燒錄著、就著這荒地
一起的記憶並不是唯一、那麼
那個依然原初的戀情呢?
那個昨日我終究揮別的愛戀成為不可逆的餘緒呢?
鋤開荒草、割斷韌藤
這濕潤肥沃的褐土
用黃色的菊花、和
綠色的芥菜燒錄著、燒錄著
希望中不願想像的
搖曳

(xhong 1215-1222)

xhong

乾涸

這樣的乾涸是報應
相對無神論者走在錯誤的道路
活著就有一路死亡的陰影
寬恕與告解的對面是懲罰和懊悔
沒有神的人間有不能翻供的律則
這樣的乾涸
不言喻的報應
律則
原是基因的共同約定

(xhong 2007-10)

xhong

茵夢湖記事二

晚春再度來臨、一陣子風
吹過
若有所思的窗扉
逼人思念著
一盞搖曳的黃昏、湖畔著
共同的哀傷與微笑
世間太繁忙、很多美好擦身而過
我太懵懂追逐、直到衰老與
懊悔的盡頭
這晚春的清簡終究讓人意會
什麼是
曾經
雖然這個湖畔
泰戈爾曾經走過

xhong 05-07-2007

Janeyu

那一天

站在書架前入神的
看著一本書
外面是車行喧囂的
敦化南路
按奈不住的心跳、走近
抬頭一絲平靜的微笑
…我是宜蘭孩子
…我們都是台灣的孩子
嗯…點點頭
低眉再度隱身書中
那一天
我遇見看書的
陳定南

關獻花魚

【獻花,給政治家陳定南】


涉過再黑的污泥
您仍是不染一塵
 
受過再多的污衊
您仍是不改本色
 
宜蘭有幸
台灣有幸
因為曾有一片不畏陰影籠罩的
磊磊青天
如同一株筆挺不曲的清淨蓮花
屹立在濁水之中
永遠銘記在人民心底
 
 
文字/關魚/2006.11.6

xhong

秩序

遵從這唯一的律則吧
妖嬈變幻、粗暴優雅的
愛與無情
遵守這唯一的秩序吧
食物鏈子嘲笑出離說
你不過是串列的基因
這事實、這實象
我如此懼怕
幻人的我、幻化一個隨時形變的
人間花園
如此流質、如此
有風有雨、有陽光與哀傷和
不想逃避的憤怒

懼怕與憤怒原是一體、對應著
真如與幻象兩岸
………
有真如麼?有幻象麼?
我問一邊
一邊對我指向著
另外一邊

(xhong 2006-11-04)

xhong

施公傳

這世間真是無聊
遍地惡藍混綠來入戲
那年施桑要去南美搞革命
今天台灣的羅亭夢想成真
不要吵、不要吵
你說我出力過重演這戲不合時令
莫非時間一久搞混了…中元大戲不是都這般
但戲一開鑼可不能停…百元門票收了不能退
二十五年白色冤獄換得顏色糊塗沒關係
熱鬧就好
這塊土地本來只是個…
戲棚子

(xhong 2006-08)

xhong

關於死亡

這個逐漸衰老雙膝的年歲
但是、已經準備好漂泊
蹉跎了四十年呢、而且
仍然年輕的靈魂依然催促
是該上路的時候
陽光如此炎熱,死亡陰影濃暗
這是一趟真正不用回頭的

………
漂泊與遊化
是旅人悉達多發現的生命本質
生命是什麼
漫步著、一邊看著
正義是什麼公理
熱情與掙扎
冷靜與恐懼
漫步著、一邊看著
不快不慢不經心不隨意的
漫步
原是實相的節奏

(xhong 2006-08)

xhong

不漂泊在一個漂泊的島嶼上

一隻蝴蝶
飛入、從夢土的北方
如深暗低垂的夜幕
飛出、從夢土的南方
消失並留下一些無所謂

我們就這樣凝視著天際
依稀翩翩的留下一些悄然
一些真實與假象的糾纏、在
我的脆弱與這漂泊的島嶼上
但你知道的
這並不影響我們暫時的屬性、比如
一口一口的呼吸直到不需要來臨
畢竟游移的腳印只是一時驚慌
除了隱藏在可憐的殼子中咆哮之外
我們並不會以傲慢逃離
不會的、因為我們
不漂泊在這個依然飄泊的島嶼上

(xhong 2005/6/4—2006/7/29)

xhong

天 變涼了

終究
離開紛擾是虛想
沒得出離這回事
天 變涼了
總不免聽得那靜默
輕細說著…
做得來一個是一個
作不來也是了
天 變涼了
這沉寂可是人世背後
遇上這忍冬分明說著
情、望、痴、著
可都是飛天呢

廣親老和尚臨終用命唸彌陀
明是預謀化個公案後參
道家的解、還真是貼
沒來去的散了的留個逍遙遊
嗯…又痴了

﹙2005/12修﹚

xhong

還是去選舉了

悉達多也會皺眉
心不苦的看著疼痛
這樣環境生態與人間情勢似乎沒有可能變好

還是去選舉了
帶著一種抽離與絕望
必然之惡的民主政治
如何避開這惡
不可能
用觀光旅遊與異國情調嗎
用熱情、相信與樂觀嗎
面對事實吧
殘缺不完整的我、生命洪流的微小分子

雖然存在著緩慢的蝴蝶效應
漣漪不會止息但如此微弱
我費力的調整接收的頻道
一邊儘量停止下墜的速度
坳黑眩轉的深淵
是有一絲天光以先我的速度
向下

我可以攀住這絲光線的
隨時
用希望、用絕望、用渴望
………
是的
我可以隨時
只要我願意

(xhong 2005-12-03)

xhong

人間的荊棘林子
XX瓶子

荊棘林子長得很快
遣悲懷與紀德杳然
渴望化身為人間有情可是一個錯誤的念呢
總是受傷
早要知道罡風如此銳利、竟不比那情字
追蹤光音的腳印來此陷入真是痴
尖銳的針影圍繞紛亂的身影、嘲諷我的探望
如何
這個荊棘林子的迷宮要困我多少個年

多少個年……
時間沒話的固執轉動、旋著就是回不了原點
過於浩瀚的迴轉半徑總是遙望也難
幽坳裡嗅不到的思念氣息
過於遙遠只能用想像提味
多少個、千年……
時光在這片無際的荊棘林子中流走、告訴著
別探究她的邊際
在這裡禁止指針與地圖
別渴望她的縮影
在這裡無法用仰望給予究竟天光

荊棘林子、轉動
原是訴說無情、我們唯能擁有的
無情遊……
讓你走一步就是一個傷口
讓我走一步就是一個疼痛
但是…不要…
可不要再問為什麼有這片林子了、我知道
悉達多也不是這麼問的……

雖然不痛、不傷、不流血不是人間
我們可以這樣……
在一個浪潮的退卻與另一個浪潮洶湧之間
在一個念轉煙散與另一的念轉漂閃的間隙
輕快的
唱歌、跳舞或者漫步
在這片林子裡、陪伴著你的
至少…
是不回答你的我

(xhong 2005)

xhong

Be punished, Be hurt
暗夜清風與島嶼二三記事之xx瓶子

達文西密碼的一廂情願
這個世界在瓦解當中
悉達多密碼的一廂情願
這個島嶼在瓦解當中
真實來自我的一廂情願
這個社區在瓦解當中
一廂情願 ……
三十二年的一廂情願、在這
充滿賊性的人間裡、我們共有的
愛與寬容
被懲罰了、受傷了、我們共有的
最後的無三小路用

我理解 ……
這不算什麼
比不上禽流感、比不上消失的雨林、比不上生態單一化、比不上迅速滅絕的物種、比不上億萬噸飛揚的碳原子、比不上血腥的能源征戰 ……
這不算什麼、我理解 ……
我們不算什麼的太短暫
隨手把災難傳給子孫以標記永恆的延續
我們不算什麼的太倉促
隨手把寬容給予告解以標記我們的愛愛

就這樣 ……
就這樣你說
你說你的愛、我理解
可是你用什麼來表示對我的愛
不要給我溫暖,你已經給過了
用一點點理性檢證過的個人綜合所得稅
給這個空間吧
用一點點邏輯檢證過的社區維護費
給這段時間吧
……
我的愛

(xhong 2005-11-22)

xhong

山石子六帖

山石子說
我從那邊來
一漠遙的遠方海盡是模糊的灰藍

山石子說
我從那裡來之前從這裡去
這荒山野地裡遍佈著黑色的玄武

山石子
渾圓溜轉著身子一邊跟我玩檢石子遊戲
一邊問
那…你說
我從這裡去之前從那裡來

(xhong 09-06-2005)

xhong

歷史

點一盞燈、如豆
遠遠你看得到
依稀熟識的在記憶中翻找、或是
驚異的笑了、還在哪
在這漆黑的黯裡

(xhong 2005/08/21)

xhong

陸塊漂流的傳說方向

這島嶼要漂流向何方
朝向地平線永恆的中心點,或是圍夾黑水溝
一點一點成了鹹水的內陸湖

土地有自己的意志吧
依據板塊移動的律則、一個
依然爭論不休的地質學,固執的依循著
時光與微米
朝向你我的某一種未來

這島嶼要漂流向何方
向大地膜拜吧
子民們、你有請問地母的名字嗎
旅人們、你有買票嗎
向一無所有敬禮吧
我們本是裸著身體來到這裡

傾聽沉默斷層的聲音吧
難道你已忘記、你已失去
當初來到這裡追隨島嶼自由漂流的渴望
難道妳沒聽見、妳沒看見
這島嶼正在藍色海洋上日光浴、泅泳
並在銀亮的夜空下放歌

〈2005詩 1992陶〉

xhong

蛇 與 Isamu Noguchi

蘇格拉底靜靜的坐在東河岸邊﹐沉思是
無言的朔風與聳立的雕塑
一只徐徐作響的樂器

陽光踮著腳尖透入室內
野口勇依然努力工作﹐幾隻黑白或醇黃相間的蛇陪著他﹐並
假裝成一只只巨大的迴紋針﹐盯著
一列跳舞的燈籠
思索著
陽光為滿院子默綠勤奮編織光影的義理

小石雕池子滿溢很久了的這樣鏡面映天的
濡濕安靜﹐除了
那唯一的陶塑在角落不耐煩的張口說
想和魔術山的狐狸玩遊戲

(2005)
記紐約長島市Isamu Noguchi Garden Museum

xhong

弦 月

遠古
母系
滿滿滋養的風月妖繞
魔法與童真
淹沒與隨意

不要問我
知識與愛情這要命的雲煙

﹙2004/07文字,2000陶﹚

xhong

漣漪


我還是相信蝴蝶效應吧﹐如何
一顆小小沉水石子在時光的某一節點
漣漪


光陰長河底下竟滿舖了隕石﹐再度
燃起謙卑的微光﹐如是我聞的訴說
累世不可數的可得與不可得﹐都是
仰望

長竿
化開寂靜成一天籟
倚著擺渡的人與年歲給水折了
必然﹐有好奇的星子們將
時間滴漏著換得漣漪的隨意了
週遭﹐也是無邊的沉黑呢
而這長河就也靜默的銀亮了﹐映著
一圈圈髮細般膠錯的

(2005/3)
星子們﹐擺渡人悉達多剛剛為美麗的漣漪赤足走過﹒慈悲的檢起顆顆有緣﹐如是潔淨﹐他將其中一顆放入口袋以為長河印記﹒於是﹐這長河就繁星點點的亮著﹒靜默的微笑著﹒

caffen

玫瑰的刺
2001

真正的東西不是用眼睛可以看得到的,使事物美麗的,是那些看不見的東西 -------小王子


因為玫瑰的刺
小王子是以要逃

玫瑰和小王子都不是蛇
也不是綿羊
所以總是透過距離透過思念
彼此馴養
吞噬啃咬放肆不得

植物和動物的區別
在於距離
只有距離才能保存熱帶雨林的
密度
動物間的血腥氣
讓雨林凋
讓花瓣落

豔色的玫瑰鬱鬱裡譴悲懷
因為名叫玫、瑰
沾不得腥

caffen

給失戀者
2001


戀愛是論文
起始轉折都是寸心難
然而,戀人不討論

戀愛是散文
呵成文華流水
然而,戀人不從心隨筆轉

戀愛是詩
反覆吟哦叮叮噹噹
然而,戀人千般身

然而,戀人背離,抗議誤讀誤解誤判
因為你是不對頭不把細沒悟性沒創造力經驗匱乏的閱讀者

caffen

拔智齒

1999


橫著的牙長了久久
最後的那一顆傳說中帶著智慧的
沒什麼真用
橫、著、杵著
擠了點
不礙事,真的

終究下了床
疼!
身體是有記憶的
特別是那具品味的部份
不容易妥協啊
缺了牙的洞

缺了牙的洞如心之愛
一般固執
滲血不再,仍影影綽綽
咀嚼呼吸間
還是橫、著、杵、著
真假虛實信賴猜忌
往返流連
思亦如憶,久久、不、散

xhong

油燈誌

點一盞燈吧
就著這光筆影紙給你寫信
不清楚的有點暈是我遲疑
有錯誤的標點反是好
尤其把句號標成逗點
雖然
扭曲顫抖的筆尖正告訴著
這半壺紙筆不夠
天一亮
信就必要寄出
這次一定會來得及寫上地址
我可是
一個不喜歡留下底稿的人

picton

太陽開始它慘烈的照射
端午前一個月
季候已經讓人毛燥 蠢動

空氣中有種鹹味的凝結
優的阿襌 阿暉
於夕陽下舞動了兩個小時
我與相機 則在海岩間繞行

肢體慢速扭動 極緩 極緩 極緩……
修行人的姿影 在向晚夕照下
如泅游於恆河一般

阿襌說起印度事
達賴 泰姬瑪哈陵 北印 南印……
孟買的雜沓 突然幻現於眼前
光頭顱的他 以清越的聲調
載我入夢
入那夢裡的印度
那曾經被誤解佔領的國土

七時許 髹了暮色的我們
置身於北淡線龐然的車陣中
繼續討論
一夜50 100 120 200元台幣的旅館
以及5塊錢的早餐

於是 我開始遙想
自己正坐在恆河岸邊那間旅店二樓的Café
推窗望向沐浴的人們


《 寫於1997.5.16端陽前一月 》


picton

但那是我自己的憂鬱
以多種草藥混合
粹煉自多種物體
更是我旅程中的多方冥想
藉著經常反覆思索
將我包裹於最幽默的悲哀中

----As You Like It


憂鬱是悲傷著上了輕盈的色彩
幽默則是喪失軀體重量的喜劇

----Calvino


塵埃微粒在暗室內的一束陽光柱中旋轉

薄細的貝殼
全都相似卻又各自不同
讓海浪輕柔地堆撒在吮水的白沙

蜘蛛網在我們走過時
不經意之間纏繞上我們的身體

----Lucretius


(代貼)

caffen

Was ist Einsam

2003/4/18-19

Um 8 Uhr am Ostern Morgen,
vor dem Geld Automat stehe ich im Zentrum des Kommerzes.
Ohne Anzug tragende Arbeiter, nur betrunkene Obdachlose,
durch die stille Luecke zwischen alter Tradition und konsumierter Moderne
vermisse ich Dich.

Um 11 Uhr am Frankfurt Flughafen,
vor den Gate stehe ich im Zentrum des Verkehrs.
Ruchsack und Gepack vor den Augen hin und her,
bei den dauernden Abwechseln zwischen Heimatkehr und Auswandern
vermisse ich dich.

Um 15 Uhr am Dortmund,
vor der Tuer der Kirche stehe ich im Herzen des Westfalen.
Mit vollen Wind und Sonnenschein, die Priester immer noch da,
unter dem Glockenklang zwischen Norm und Ausweichen
vermisse ich dich.

Um 18 Uhr
Nach dem langen Bahnstreit-Fahren
setze ich im Zentrum meines ruhigen kleinen Zimmers.
Mit dem zwischen Kopf und Bauch liegenden Herz
vermisse ich immer
Dich

Das ist einsam.


什麼是寂寞?

復活節早上八點
站在世界金融中心的提款機前
畢挺而疲倦的上班族退位
一宿尋芳客與流民同歡
在傳統和現代流轉無聲地間隙間
想念你

十一點,法蘭克福機場
站在世界交通中心的閘門前
背包行李恍然交錯,他們沒有臉孔
在不捨晝夜返鄉與漂流的間奏裡
想念你

下午三點,Dortmund
站在威斯發里心臟的老教堂前
勁風烈陽,神父依舊
在方圓和歧出間的鐘聲下
想念你

傍晚六點,行行停停,旅程到站
坐在我小小斗室的中央
腦袋和肚腹間的心臟
想念你,依然

這是寂寞


※這是在火車上寫的。當天,德鐵罷工,車子開得極慢,昏沈沈的坐一天車,迷迷糊糊地在陌生小站,轉車再轉車。每次坐火車都有異樣的心情。異鄉異客,流蕩,起止都不是終站。之前留言版貼的中文版,是後來改寫的,想想,貼近那天的情狀,還是德文原始版。有點陌生的距離感,對我來說,反而是較真實的。

caffen

Im Name der Liebe

2003-05-19 04:00:56


Seit der Turm zu Babel gefallen ist,
Als alles Sprechen an ein Ende kam,
Wenn alle Stimmen stumm sind,
wie kann ich spueren, was du dir noch wuenschst ?

Im Name der Ordnung
habe ich keinen Platz.
In der Bibliothek sublimieren, keine Gefuehle, kein Missverstehen.
Auch die Blindheit darf nicht zu Worte kommen.
Meine Anwesenheit gehoert zum Chaos.

In Namen der Norm
habe ich keinen Zugang.
Schoenheit und Froehlichkeit sind zugleich Zwecklosigkeit,
haben keine Funktionen, davon nichts zu zeigen.
Mein Gesicht gehoert zum bitter schweigenden Puzzle.

In Name der Zeit
bin ich sterbend.
Mein Grabstein ist eine Illusion, nur mit der Moos bedeckt,
auf die Vergeblichkeit wartend.
Die Inschrift wird beseitigt, da es kein Fleisch und Blut mehr gibt.
Mein Leib gehoert zur erstarrten Erinnerung.

Im Name der Liebe
gehoert mein Herz zu deiner Dunkelheit, fuer immer.
Dunkelheit ist alles und auch nichts.
Von dieser Dunkelheit, was kann ich noch spueren?

以愛之名

自巴別塔癱下
當所有言說逼到語言邊境之岸
眾聲靜默
我如何追獵,你還有什麼祈願?

以秩序之名
沒有我的位置
書館老于成精,不藏感情蒐不下誤解
目盲,恥於脫口
我的出現屬於混亂

以規範之名
我沒有開竅處
美感與愉悅一無是用
不具功能,無能展示
我臉屬於苦緘的拼圖

以時間之名
我,瀕死
我的墓碑僅是幻象,彩著青苔等待徒勞
碑文將除,因為不再有血肉
我的屍體屬於凍庫裡的記憶

以愛之名
我心屬於你的暗黑,永遠
暗黑, 可是全有亦全無
這暗黑中,我還能探詢什麼?

xhong

獨牌易開罐

這個牌子很是暢銷﹑大國愛喝
這邊喝了
攘外安內﹑鎮壓異議一致喊你是我的兄弟
那邊喝了
軍火特賣﹑新經濟八國聯軍全球佈局佔有率

不管三七﹑原產地的民眾也愛喝
藍標一喝不用說
保證兩岸同仇稱同胞﹑說紅色太平
綠標喝了好落喉
消痰解淤﹑說按呢本是天然的上好

附註 代工四百年、大廠夾殺只得自創品牌商標登記全球申請中﹒

Posted by: xhong | May 6, 2005 03:42 PM

xhong

暗夜清風與島嶼二三記事
兼寄語picton 與野玫瑰

我喜歡
這塊土地起風的日子
有蒲公英絮種傳唱著散播
八部和音
在季節陰晴的變換間吹拂
了無痕跡
猶如影山 向月與人間直覺
不用分辯
這島嶼的明天

我喜歡
這塊土地起風的日子
撐一櫓南島船歌
捲一首北海十三行詩
隨手飄遊
從血地定位的座標出發
從白色大霸尖隨著藍色女人魚
從格陵蘭微調中原標準 時間
尋覓並閱讀
每一個緯度與經度的交會

我喜歡
這塊土地起風的日子
黑潮親潮正在海峽線上更新
我偏黃的記憶
雖然我不是太重視子孫與傳承
但畢竟只半解我南方的基因系譜
可是件羞恥的事
何況老是搜尋破解碼玩星光計劃
總不是辦法

我喜歡
這塊土地起風的日子
蒲公英已經約定暗夜清風一起傳唱
數個千百年
屆時風土依舊的島民也會一起
用輕柔不可解的語音如閃族泥書
敘述著
他們的遠古
我們的當今

《2005/5/6又甄》血地 台南鄉間古語﹐意指母親生我的地方﹒

Posted by: xhong | May 6, 2005 02:56 AM

Verify your Comment

Previewing your Comment

This is only a preview. Your comment has not yet been posted.

Working...
Your comment could not be posted. Error type:
Your comment has been posted. Post another comment

The letters and numbers you entered did not match the image. Please try again.

As a final step before posting your comment, enter the letters and numbers you see in the image below. This prevents automated programs from posting comments.

Having trouble reading this image? View an alternate.

Working...

Post a comment

Your Information

(Name is required.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displayed with the comment.)

November 2014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全民運動



頭條大代誌



世界時鐘


Powered by TypePad
Member since 10/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