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ㄍㄚˋ傳統野台會」點滴心得 | Main | 在城裡發現魚屍體 »

June 19, 2005

Comments

胖胖腳

看到一篇靜宜大學通識教育中心人文科講師林田富寫的關於釣魚台列嶼主權之爭議,看到眼睛脫窗。此文既忝為靜宜通識教育深度新聞分析一文,單為「通識」兩字,就不得不一駁。

林文洋洋灑灑列了一堆「歷史證據」,居然不知道,自19世紀維也納會議以後,早就揚棄拿這種歷史遺緒作為主張主權的依據,充其量只能作為證據補強。這就好像在吳益樺案,國內一再重複論述香火論、親情論、認祖歸宗論,卻不能在民法上,對於吳家獲得監護權對監護人何以有利,做有效論述;敗訴以後,再來說法官不愛國一樣。不從國際法律、條約著手,只在古書廢紙堆炒冷飯,甚至還引出造假的問題,徒惹國際笑話。如果古書說那麼有用,慈禧的採藥詔書那麼強,中華人民共和國早就到安理會叫的震天價響了。

林田富的史料錯誤就不一一細提了,日本主張釣魚台,是因為將琉球王國從保護國變成領土,而不是基於馬關條約。馬關條約第二條的「台灣附屬島嶼」,在北界指的是北緯23-24諸島,而釣魚台列島在北緯近26度。除了論述錯誤,一相情願地行文敘述,講到對方就是「密謀」,講到我方就是大義護土,講到美國就是「匆忙」、「無心」、「不察」,除了滿足民族主義者那種「我們收回台灣」的心情,對於有效的國際法主張,沒有幫助。與其看林田富這篇文章,還不如看新新聞劉崇寫的這篇:
日本的野心加上中國的錯誤 等於釣魚台遭到侵佔

不管林田富的統獨立場,最讓我吃驚的是林文的結論。對於日本採取強硬手段的理由,居然只是「日本是二戰發動的禍首」?所以不管我們怎麼強硬,「應該可以換來一些鼓勵的掌聲」?

這點成立的話,現在在海牙法庭蹲大牢的前南斯拉夫總統米羅賽圍棋,大概也可以這樣主張:「領土爭議的解決,很難以和平談判的方式解決,尤其面對的是德國的維和部隊,、、、。只有採取強硬的手段,才能迫使對方走上談判桌。我們並不必擔心,在國際上留下種族清洗的印象,因為我們面對的是發動二次世界大戰的禍首,我們堅決的勇氣,應該可以換來一些鼓勵的掌聲。」

只因二戰的發動國就可以任意對抗?喂喂~二戰債務可是隨著紐倫堡大審、東京大審清算結束。現在的日本、德國、義大利可是完整的聯合國會員國,受到聯合國公約的保護,沒有一條國際公約提到,這三個國家要比其他國家低一等。我們這個非會員「堅持勇氣」的結果,恐怕不是掌聲噓聲那麼簡單吧?看到這種毫無基礎國際公法常識的「獨派」,我看還是把看這些文章的時間都省省吧。

愛國沒有錯,但愛國宣告和學術性陳述事實是兩回事,如果為了愛國,科學和學術就必須曲腰,這樣的愛國和中國的憤青有何兩樣?劉崇這篇文章,結論一樣是釣魚台是台灣(中國?)的,至少敘述客觀的多。劉崇除了耙梳中、臺雙方的立場,條列了日方的立場,也敘述了中、臺雙方在國際法作為上的缺失。同樣的立場,但是比起林田富一相情願的敘述好多了。

胖胖腳

對於國際海洋法公約有興趣的網友,或者在孤狗上面搜尋「聯合國國際海洋法公約」,可以找到更多的介紹。我不是海洋法專家,寫的很淺顯,希望有真正的專家能夠斧正補充。

不管釣魚台是不是台灣的「固有領土」,釣魚台附近的經濟海域絕對不是什麼「固有經濟海域」,因為「新12海浬領海」、「專屬經濟海域EEZ」、「大陸礁棚劃界」,都是這二十年才出現的新東西。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草案,是1982年出爐,1994年才累積足夠的會員國批准而生效。算一算不過是近十年的事。


這種大事,在台灣這個海洋國家被徹底的忽略。所以才有一堆民粹半瓶水,如南方朔,寫出什麼「二十世紀最大的圈地運動」、「沒有主權,哪來漁權」這種愚民劣文。


海洋法公約固然有承認人類支配力擴張的這個現實,但更重要的是這個公約實現了人類共同開發、共享共榮的理想。經濟海域的劃分,不是把海洋淪為沿海國的禁臠,而是要求沿海國負起生態保育和管理的責任。不然照南方朔所說的,「最大的圈地運動」,台灣、菲律賓在1979年就宣佈了兩百海浬經濟海域,中國在1992年、日本在1996年才宣佈,台菲有沒有因為早圈地佔便宜?中日有沒有因為晚圈地吃虧?


「沒有主權,哪有漁權」,更是笑話一則。如前所述,如果釣魚台被國際海洋法庭認定為不適合人居,而無法做為劃分經濟海域與大陸礁棚的基礎。那麼日本即使擁有主權,也是空殼一個,令不出12海浬領海。反之,如果我們能夠依據海洋法公約力爭,即使自彭佳嶼起算經濟領域,我們仍然能夠擁有釣魚台周邊的經濟領域,台日重疊之處,依據海洋法公約解決,例如仿日中漁業協定,成立重疊經濟海域共同管理委員會等等。


當然,這些國際法的主張,前提是台灣必須擁有完整的國際人格,才能夠行使。如果大部分台灣人民都選擇「維持現狀」,那就必須在國際事務上嚐到台面下外交、仰賴對方「善意」、「默契」這個苦果。


另外那個「知識界」保釣,大家笑笑就好。解決釣魚台要越強硬越好?上次那個南方朔主張要漁民「群起反抗日警」,已經在報紙上被人踢爆了。

事實上這篇踢爆的文章寫的還不夠狠,以南韓的強悍,為什麼事發後馬上乖乖道歉?那是因為南韓和日本都是SOLAS會員國(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for the Safety of Life at Sea),南韓漁民在日本經濟海域拒絕受檢,將對方執法人員打落海逃逸,違反了SOLAS的規定。如果南韓堅持不認錯,被日本在國際海事法庭告上一狀,那麼南韓所有的船舶,在全世界各地的SOLAS會員國港口,都會遭到被拒絕靠岸的命運,而且這種處分是強制性非建議性的!大家可以想像這樣的禁靠岸,對南韓經濟打擊有多大!?這也是南韓不得不低頭原因。台灣不是SOLAS會員國,只能在場外插花。不像南韓即使被告上法庭,還有申訴等救濟途徑。民盟的南方朔還倡導要漁民「就地起義」耶,你說恐不恐怖?


時代不同了,即使是中國這種對內強力訴求民族主義的國家,他們對外也是遵循國際法,講求談判和合作。台灣現在需要的,是完整的國際人格與地位,和專精的國際法專家。那群難脫鄉愁的老保釣,拜託一下,要發洩你的鄉愁,在家裡聽「龍的傳人」等民歌緬懷就好,別把整個台灣都拖下水了。

插一下題外話,要知道國家、民族都是上層結構,主權意識是資本家構築出來弱化無產階級的假意識。不管釣魚台油田最後落於臺、日、中,最後的結果都是跨國石油拖拉斯剝削弱勢的工人。作為一個左派,應該痛斥這種「以血換油」、「霸權圈地」主張。還是...那種碰到「祖國」左派立場就徹底投降,南方朔之流的半面偽左?左派的面具是擺給美日看的?是在咖啡廳裡面煙氳裊裊中擺姿勢用的?美日剝削是剝削,「祖國」的剝削就是「附有中國社會主義特色」?就不是真剝削,所以就不在台灣「左派」反對之列?

胖胖腳

近代海權劃分,影響最大的是聯合國國際海洋法公約(1982);依據該公約關於大陸礁棚劃分部分,台灣最有力的主張是,釣魚台在地理上屬於大屯山脈的延伸。大屯山延伸說的主張,主要是這個公約裡,對於大陸礁棚的劃分採取陸塊延伸說(第VI部分、第76條,第三項:「大陸邊包括沿海國陸塊沒入水中的延伸部分,由陸架、陸坡和陸基的海床和底土構成,它不包括深洋洋底及其洋脊,也不包括其底土」。


當然大陸礁棚劃界是一個複雜的問題,陸塊延伸只是一個原則,台灣從領海基線往外延伸,能否主張到釣魚台附近的大陸礁棚,進而主張大陸礁棚上的自然資源,是一個問題,但這已經是對我國最有利的主張了。

另外大陸礁棚的劃分和主權的歸屬是兩回事,陸塊延伸這個原則是不適用於主權歸屬的問題。

其次,最近媒體文章上主張釣魚台歸中國的另一證據是馬關條約。但是,馬關條約對「台灣及其附屬島嶼」,其實沒有標明經緯度,有標明經緯度的是「澎湖列嶼」。因此保釣文章認為這個「台灣及其附屬島嶼」包括釣島;而反對者則認為這個「台灣及其附屬島嶼」沒有包含釣島。變成了各說各話的局面。

沒有標明經緯度,是因為遠在馬關條約前10年,日本就已經實際上支配釣魚台。明治二十八年(一八九五)一月十四日的內閣會議決定「內務大臣請議,位於沖繩縣下八重山群島西北,稱久場島、魚釣島等無人島,認應為沖繩縣所轄,在許可該縣知事之申請,建設標杭」,正式將釣魚台劃入琉球所轄之日本領土之內。既然已經是日本的領土,自然就沒有再請大清國割讓一次的道理。

反之,主張馬關條約割讓說的,目前還沒有提出任何證據,足以證明釣魚台是隨台灣本島一起被割讓的。

個人認為關於釣魚台之爭,對台灣最有利的主張,應該是主張海洋法公約121條第三項:


3.不能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的經濟生活的岩礁,不應有專屬經濟區或大陸架。

避開以釣魚台作為劃界的基準,經由談判解決,經濟海域共管,大陸礁棚開發共享。不管是否可能實現,這種主張至少於法有據,比起主張日本乖乖投降、平白讓出釣魚台給我們,務實多了

可是現實上,我國主張領海基線劃至釣魚台,然後經濟海域往北延伸兩百海浬。日本的主張也是一樣,他們主張釣魚台適合人居,建燈塔什麼的,都是打算用人工加工的方式,讓釣魚台可以成為劃定經濟領域和大陸礁棚的標準。

與其澎風主張我國經濟海域從釣魚台起算,還不如依據國際法,主張雙方皆放棄釣魚台作為劃界的基準,這樣的主張在國際法上也是有所依據。釣魚台重要的是經濟海域和大陸礁棚的天然資源,這部份能共同開發,那麼剩下來的主權歸屬,只是一個空主權,上面沒有住民,也就不存在「解救同胞」這種問題。

至於,利用人工加工讓釣魚台變成適合人類居住,繼而主張兩百海浬的經濟海域,這樣的訴求會不會成立,恕我無法回答。一來,海洋法公約才生效十年,TIOC和國際海洋法庭,累積的判例還不夠多。二來,劃分領海基線是一個大學問,海洋法公約只能提示原則,像印尼那種群島國,有的島有人居,有的島沒人居。最後是以群島基線的方式(也就是全部圈成一個圓)解決。

和所有不確定法律概念一樣,這類問題只能用類似英美法common law,在法庭上訴諸commonsense,用舉證解決。例如釣魚台上面本來就沒有人居,一直都是如此。彭佳嶼上面則始終有漁民定居,重要物資要從台灣本島運補。如果日本派人駐守燈塔,能夠一住幾十年,甚至有漁民在此開墾立業,加上科技進步,那麼也許未來會被認為「可以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的經濟生活」。

在此不得不批判民盟所謂遷籍釣魚台這種愚蠢的動作,剛好給日方一個大大好的藉口:「釣魚台既然適合人居,就以當作劃界的基準啊,不然貴樣怎麼會有什麼聯盟要『遷籍』呢?」然後日本的經濟海域就順理成章的從釣魚台起算兩百海浬....

如第一帖貼文所說,正因為我們不是聯合國會員國,日本並未對台灣行使國家承認。我們即使在1998年國會通過領海及鄰接區法,1999年公布領海基線,也沒辦法到聯合國去存查。有了糾紛,我們也沒辦法依照國際海洋法公約,要求漢堡的國際海洋法庭幫我們仲裁。只有主權國家才能宣佈12海浬領海和兩百海浬經濟海域,民盟這種主張,結果就是將釣魚台送到日本手上。

實務上,日本採取務實低調的作法,例如日本和中國談重疊經濟水域共管,就是排除了台日重疊這一段。台日重疊的部分,雖然還沒談判,日本採中線說,他們只管中線屬於他們的那一邊,當然他們的中線,是從釣魚台算起的,有興趣的可以看一下:這幅圖

我們的算法是從釣魚台算起,涵蓋了他們的沖繩等西南諸島。從圖片上看,可以發現,不管釣魚台主權歸屬如何,經濟海域還是會有大部分重疊。日本從那國島還是可以劃到蘇澳,我們即使從彭佳嶼,也可以劃到釣魚台周邊。

如果照民盟的說法,對日漁業談判不能只能漁權,一定要談主權,而且一定不能退讓。ㄝ~~那不如直接談日本無條件投降台灣的可能性!哈,連PRC都不敢這麼囂張。

當然我們對於自己的經濟海域也有照顧不週之處,台灣對於自己經濟海域,哪些魚類可以撈捕、每年撈捕數多少、每年休魚期間多少,以前自己經濟水域內的各項水文調查,都沒有公告,對照日本水產廳一板一眼的辦事態度,各項規定一絲不苟,這點是我們要虛心檢討的。

胖胖腳

嗯我上一個post寫錯了,把鄰接區和鄰近區域(neighbor zones)搞混,謝謝指正

應該說有領海和鄰接區,但是沒有EEZ和大陸礁棚

Richard


不對啊


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

「第三十三條 毗連區

  1.沿海國可在毗連其領海稱為毗連區的區域內,行使為下列事項所必要的管制:

  (a)防止在其領土或領海內違犯其海關、財政、移民或衛生的法律和規章;

  (b)懲治在其領土或領海內違犯上述法律和規章的行為。

  2.毗連區從測算領海寬度的基線量起,不得超過二十四海浬。」

中華民國領海與鄰接區法第14條也規定:

「中華民國鄰接區為鄰接其領海外側至距離基線二十四浬間之海域;其外界線由行政院訂定,並得分批公告之。」


胖胖腳

有領海,無鄰接區

鄰接區就是指大陸礁棚和EEZ,總稱鄰接區

Richard


另有一個問題
依照前揭海洋法公約一二一條
不能住人的島嶼沒有EEZ
但是是否有領海與鄰接區?

如果有,那就不是單純的EEZ重疊爭議
而是釣魚台週邊至少十二海浬的領海水域


Richard

姜皇池並沒有反對主張主權,
更沒有認為因為日本對台灣沒有國家承認,
台灣就沒有對於釣魚台主張主權的資格。

依照他六月二十八日在自由廣場的投書,他只是主張:

「韓國與日本間有「獨島」(或稱「竹島」,Liancourt Rocks)主權爭執,但不妨礙兩國在一九九八年十一月簽署漁業管理協定……但有關主權歸屬,仍可持續主張與爭執。」

「台日之間縱使有釣魚台領土爭執,同樣不應妨礙漁業養護與管理協議之簽署,而避開針對釣魚台主權爭執,同樣不至於妨礙台灣或日本對釣魚台的主權主張。」


事實上,台灣政府也發現不提主權主張的錯誤。謝長廷與外交部在前天也都宣示釣魚台是台灣領土。

把主權爭議與漁業談判脫勾,平行進行,是務實的協商作法。
但對於主權主張完全避而不提,就是沒有必要的誤國作法了。


關連結魚

出口轉內銷的政治退貨

亦凡

我對中國共產黨是有一定認識的,他們最討厭兩種錯誤,「右
頃莽動主義」、「左頃機會主義」,在不同的歷史時期都有這兩
種路線上的鬥爭,但不論如何中共絕對是現實主義者,不管他
們如何的不願承認這一點,都改變不了機靈的抓住歷史際遇這
事實。國家太窮建政時全國百分之九十八是農民,沒有條件不
現實,如果有人認為中共是教條主義的理想者就太幼稚了。

此次與日方護漁之事,不知是否我認知膚淺,總覺得中方出奇
的沉默,違反慣性,大體事涉民族之事國家主權問題,都會第
一時間作出反應,另有可能還在內部討論中領導尚未拍板。
我總覺得有好戲看了…

亦凡

又是一個台大法律系的書呆子。
這幾年年輕的留學回來的法律學者越來越多,他們和上一輩
師長有些不同,很喜歡平面媒體發聲,口氣大多大的嚇人,久
之政治人物與其互為取用,竟然多多少少有了些職務利益。

所有的法律大都是有了社會生活裏的不調和,為了人類群聚習
性謀,乃有法律求公允求定爭止紛,簡言之大多是有社會現實
才有法律,鮮有先行性領導性純教喻法律。但是在這些學者口
中的法律似乎成了某類真理,尤其再透過政治人物目的性轉述
就有些滑稽了。

「海權」、「路權」「空權」「太空權」不都是「主權」的一部份
嗎?漁民海上作業『只要不侵入他國領海』侵犯他國主權,都
有受國家主權保護的權利國家並無權拒絕,退萬步有特殊情事
不得執行人民財產保護,亦有澄明義務告喻義務,不能曖昧。
至於海巡或海軍執行上敘義務,會有什麼意義上差別?不是我
能暸解。日方査扣或檢查我漁船數較中、韓數量上少根我們要
不要執行這義務或如何執行有何因果關係,這背後思維的心理
情境完全不是我能體會,我和他們應是兩個世界的物種吧!

毛主席有句話:「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今日我
們的決策者剛好完全相反,值得觀察。
台灣這幾年由於福佬的歷史際遇與社會資源結構因素,特別寵
愛迷戀法律系人員,曾經讀過台大法律系歷屆校友通訊錄,對
著通訊錄的主人說,你們真是百年不變的當權派啊!主人有些
諂媚!他們豈止百年不變的當權派,還是政治學、社會學,有
時還是神學的學術教主呢。

編輯小工

給胖胖腳拍手!

雖然編輯小工花了一天一夜的時間,還是有錯字。
謝謝
關抓錯達人魚

嘿嘿,很多事件,不追溯根本,真ㄉ就是只是鬧國際笑話。

關鼓掌魚

給胖胖腳大大的拍拍手。

近日媒體宣嚷的漁權爭議以我看來,確實是:

「民族情緒當頭,漁民生計淪尾。」

第六段的一個錯字小挑剔:
「補鯨」---->「捕」鯨

tucci

南方朔這篇文章裡面有一段真令我納悶:

─────
這時候,>>>那個<<<天天把「主體性」掛在嘴上,把「主權獨立」像咒語般拿來唸誦的台灣,到底有沒有「主體性」和「主權」概念?也就成了非常值得細思的課題。人類有一種行為模式叫做「語言補償」,愈膽小的人愈喜歡把膽大掛在嘴上,用嘴巴上的「有」來掩蓋實體上的「無」。南韓已有了實質兼實踐上的「主體性」,因而不需要用嘴巴來證明,台灣天天把「主體性」和「主權獨立」掛在嘴上,因為啊,>>>他們<<<其實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東西,遂祇好用嘴巴把它當做咒語般的唸誦,意圖證明那並不存在的東西,而釣魚台列嶼的問題,就是個最足以說明一切的最鮮明例證。
──────

重點不在他說的內容,而是他的說話位置。真是恐怖啊。

Verify your Comment

Previewing your Comment

This is only a preview. Your comment has not yet been posted.

Working...
Your comment could not be posted. Error type:
Your comment has been posted. Post another comment

The letters and numbers you entered did not match the image. Please try again.

As a final step before posting your comment, enter the letters and numbers you see in the image below. This prevents automated programs from posting comments.

Having trouble reading this image? View an alternate.

Working...

Post a comment

Your Information

(Name is required.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displayed with the comment.)

November 2014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全民運動



頭條大代誌



世界時鐘


Powered by TypePad
Member since 10/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