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反省--中產階級放棄了民進黨續篇 | Main | 丈量偏執狂-- Die Vermessung der Welt »

March 27, 2008

Comments

xhong轉貼

陳思嫻的詩”卓瑪嘉因”
卓瑪嘉因1977年生於西藏,自小受中國教育,逐漸發現自己母地的歷史課本來自蓄意的虛構。他開始尋根著編寫西藏史,並因此被捕入獄,於獄中染患肺結核但沒有辦法保外就醫,至今行蹤成謎。
陳思嫻的”卓瑪嘉因”獲得2006年林榮三文噱獎將詩首獎。這首魔幻寫實的詩作令我動容,於此轉貼分享,也關心卓瑪嘉因的下落
---------------------------------------

卓瑪嘉因 ◎陳思嫻
                       
請勿在夏天拿放大鏡細讀這首詩與這則新聞
因為,卓瑪嘉因,西元一九七七年
出生於容易被陽光灼傷的雪域
卓瑪嘉因在中學擔任歷史教師,每天
像一台接上發電機的播音器,翻開課本
以陌生的語言為學生朗誦虛構的故事
他總是笑稱自己幾乎晉升成語文教師了
正當我在想像的路口裁下一張年輕喇嘛的臉孔
於光禿的頭顱植下深綠色草皮
使他看起來酷似同鄉但未曾謀面的卓瑪嘉因;
卓瑪嘉因恰巧在課堂上放下劣質的粉筆
搖醒一位時常打瞌睡的學生
學生惺忪地、卻有禮地回答:
「老師,我只是在夢裡重複種植一棵死亡之樹,那是
五十年前祖父逃離家鄉時,忘記帶走的風景
老師,祖父的遺書遙遠地向我傳遞
在幾經流轉的旅途中,那張薄薄的紙
躲過了億萬分之一被流星襲擊的機率
躲過了陷入海底深思的流刺網
殘缺的文本越過幾塊島嶼,巨浪掀起多種語言的爭執
繞出舌的海岸線,我甚至懷疑自己讀到的是祖父亡命的歷險遊記……
「漂浮的祖父乘坐如魔毯般的遺書前來
老師,您打斷了我和祖父的談話啊,他的魂魄
好不容易越過嚴寒的雪山,跨上犛牛背
來到枯槁的樹身,他好不容易從我髒兮兮的臉
認出父親牧羊的樣子,現在他又誤入您手中
課本裡岔出的歧途,走進淌乾淚水的拉薩街頭
雨季早已遠走了,那裡卻處處佈滿雷區。老師,祖父馬上
就要遇見當年先於他,被砲彈攔截去路的老朋友們
老師,請讓我繼續睡吧,請讓我從那些
毀於一旦的模糊血肉中,為祖父一一指認出
我玩伴的祖父們,讓我帶他們
一起回到葉片發紫的死亡之樹。」
卓瑪嘉因拔掉漏電的播音器插頭,丟下課本、跑出課室
躺在大草原上不分晝夜望著低低的天空,蒐羅
每一朵雲的痕跡,輕輕迴轉成藏文那柔軟的筆劃紋路
在稿紙上──記載著污染的湖泊與稀薄的空氣、
把垂死的羚羊送往沒有暗藏槍口的救護站
並且安置不安的雪山、扶正傾斜的寺廟和經文
最後再種植一大片死亡之樹……。
卓瑪嘉因將這些文字鎖在抽屜,他的朋友們
只好喝下噤聲的藥水、縮小身體,蹲進抽屜屏息閱讀
但槍桿還是撬開了抽屜,卓瑪嘉因被帶走,根據輪迴的規則
而被鎖在如抽屜般的囚房,從此見不到那些被他寫下的風景。
他在獄中不幸染上肺結核;有報告指出──
「卓瑪老師教學認真,吸入太多粉筆灰,目前在山中靜養肺病。」
卓瑪嘉因的行蹤和性別始終不明
為他聲援的讀者紛紛期盼卓瑪嘉因是一名女性
那麼,當她的名字重新被翻譯成卓瑪佳音
或許將是一則獲釋的好消息

最近讀完路透社的一篇報導,該文指出正是因為不丹的領導人有政治遠見,巧妙利用中、印兩大民族的矛盾,才得以在中、印兩大國的夾縫中求生存(反觀西藏,在中國出現數次政治勢力衰退之時,卻遲遲錯失良機)。

弱小民族該如何在強勢民族中求生存? 其根本應該是文化的問題-即使在美國、加拿大,最多也只能騰出一塊印第安人保留區,仍無法避免當地印地安人的高自殺率現象及對白人的複雜心結!

面對長久的逆境悲情,西藏人應看清自己-
要的是法力? 還是法律?
要的是高高在上的神權? 還是洞悉人性的智慧?
需要宗教家的慈悲領導?還是合縱連橫的政治遠見?

西藏人在努力找自己的模式,而全世界其它弱勢民族也在觀望,期待西藏能給他們另一種新的答案。

兼听则明,全面平衡

不是美化这个专制政府......不过兼听则明.....事实往往比想象复杂

也是德國時代週報記者Georg Blume的报道哦!
花久志(Georg Blume)说,从这些谈话中,明显可以感受出这位藏民对中国的仇恨;但尽管如此口无遮拦,这位藏民也表示,在上周五,也就是在整个骚乱爆发并达到高潮的这天,中国军警并未开枪射击;而据他猜测,在当时丧生的人群中,主要是那些在自己经营的商店中被烧死的汉人。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3205095,00.html


今天(3月27日),大多数德国媒体突出报导藏人对拉萨记者会的冲击和大声的抗议。但是,也许是境外媒体入藏起了作用,也许是中国广大网民的抗议引起了震动,从昨天开始,奥地利和德国的一些媒体已经觉得,单方面听流亡藏人和亚洲自由电台来源的话,恐怕是有问题的。比如奥地利“新闻报”说:在3月14日,西藏暴民“不是受害者而是凶手”。德国之声记者现将几份主流媒体的报导摘录如下。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3222378,00.html

"经济学家"杂志的米尔斯对事件的经过做了不同的叙述。他在接受CNN采访时一再强调,他没有听到枪声,甚至对中国武警看到纵火和破坏商店后仍然保持克制态度感到大惑不解。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3220597,00.html

西藏的现实
http://blog.roodo.com/pbear6150/archives/5773295.html

More related links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3220597,00.html
http://www.ftchinese.com/sc/story.jsp?id=001018283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3212263,00.html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3201615,00.html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3206065,00.html


花久志(Georg Blume)最后告诫西方读者,不管是来自西方的同情还是对西藏的报道都于事无济。这只会令藏人高估他们自己的能力。在西方大都市对达赖喇嘛的热情追捧也不能改变一个事实――藏人要面对的是中国人,尤其是现在面对一个毫不留情的铁面中国政府。花久志说,西藏需要的是一个中国策略,而非反华策略。

我自己则认为只有未来一个民主的中国才能最终解决这个问题(民主中国也只是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因为问题实在非常复杂)。某种程度上,没有所谓“台湾问题”,只有“中南海问题”。如果大陆政治体制没有变化,两岸只能渐行渐远,没有人愿意和专制独裁捆在一起。但是西藏和台湾不一样,已经在手,如何可能放回去呢,政治现实总是残酷的。

只能希望大陆人民不懈努力,在未来能有一个自由民主而富强的中国,或许那时候台湾人民愿意回来...

judie35

Mar 27, 2008 12:26 AM

這裡似乎大部分人都在國外,但還是留一則消息,讓關心圖博的朋友有機會參與:

目前自由廣場牌樓下,每天持續有聲援圖博的靜坐,至少會持續到3月30日。
詳見台灣圖博之友會:http://blog.yam.com/taiwanfortibet/article/14281155

我在25日有去參加,這是簡單的記錄:
http://blog.roodo.com/judie35/archives/5755357.html

謝長廷當天有去,但我到得晚沒見到他。他的發言相當不錯。

另外,藏族作家唯色繼續在自己的部落格整理這次事件的大事紀,值得參考:
http://woeser.middle-way.net/?action=show&id=403

這裡有中國網路新聞網(非官方色彩)的專輯,持續更新中。
博訊熱點:http://www.peacehall.com/hot/tibet.shtml

請大家持續關心,並想想如何喚起台灣更多人的關注。

The comments to this entry are closed.

November 2014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全民運動



頭條大代誌



世界時鐘


Powered by TypePad
Member since 10/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