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了陳雲林,馬政府操控媒體箝制言論自由 | Main | 關於德國的集會遊行法 »

November 07, 2008

Comments

Buzz

昨天近午夜到靜坐現場時,不意竟巧遇了幾位不約而同前來探視的朋友。大家稍稍聊了一會兒,一致覺得場上的青年學生們做起事來挺有板有眼的,該留意的事差不多都留意到了,很令人敬佩和慶幸。其間,有些大概是中國的來客也在附近的看板駐足,低聲操著北京話交換意見,不知道他們會作何感想?

picton

昨天再度去了自由廣場的現場,兩三點到的,擠不進觀眾的前排,所以沒有「親眼」看到同學們的演出,只在會場外繞了幾圈,遠遠地坐著觀察。有些藍媒體說「來客」少得可憐,其實不對。昨天的參與人數當然沒有「圍城」跟1025多,但是性質本來就不同,學生們並沒有打算用「動員」的方式,觀眾自然就三三兩兩。不過這「三三兩兩」如果從中午一直算到晚上,應該也有好幾千人。可貴的是,來的父老鄉親都很盡心,我看到有一群中老年觀眾喊聲比表演者還大,非常的投入。另外有個現象是「警察少」。我在現場的一個多鐘頭,只看到一名巡邏的警員騎著摩托車過來「關心」一下,其他就只有一名牌樓下的駐衛警。我相信馬政府是評估過的,估計昨天不會出什麼大亂子,所以以靜制動。另一方面,出動大批警力有可能反而刺激人氣,因此乾脆「冷處理」。馬政府從一開始就對「野草莓」採取冷處理的策略,不直接回應、不道歉,只用拐彎抹角的方式「放話」,希望能慢慢澆熄運動的熱度。

我在回來的路上反覆想著,感覺這一群孩子的精神真的很可佩。想想全台灣能吸引年輕人的樂子何其多,為什麼唯獨他們肯花時間來這裡忍受日曬雨林?電影院、夜市、KTV....,到處都充斥著與他們同齡的人,何以他們寧可來這裡犧牲奉獻?馬英九消遣「台灣大學生」的話語讓人聽了啼笑皆非,不過他這類的發言並非首例,上一回與石原慎太郎同台,曾當面「褒韓貶台」,自貶台灣的文化,結果引來石原的異議,回以:「我覺得你們台灣的文化比韓國有深度...」。一個國家的總統(或首長)會三番兩次公開貶抑自己國民的表現,應該全世界找不到第二例。


xhong 轉貼

「如要與施行民主百年的國家相比,台灣應該還是比不上的」。這一點我也要問是人民的民主素養比不上?是公權力者的民主素養比不上?還是制度法條的制定比不上?我不認為台灣民眾的民主素養很差,有些選舉造勢的過程與進退場可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有素養。
台灣在日本軍國二戰終前一段時間,不准人民集會的管制嚴苛。民間流行這樣的話「一人很稀微(寂寞),二人恰恰好、三人不可以」。如今總統府前搞到三人同行都要被驅離。連自己的國旗都不可以拿。選前虛偽的譴責中國的西藏鎮壓,選後跟中國一樣對待台灣的藏胞。我不知道這樣的民主素養怎麼教育民眾?民主教育要威權政府來教育也實在是大笑話…這種說法在兩蔣時代已經聽膩了!台灣的民主進程那一項不是靠人民的力量得來的?暴力衝突的傷痕誰都不願意看到,但要問這樣的傷痕難道都是來自手無寸鐵的民眾?一個傲慢濫權的政府才是暴力的根源。

tucci

Eric提出來的顧慮跟觀點,我覺得有一定的代表性。裡面牽涉到的面向其實很多,我針對裡面一兩點提供我的看法,當一塊引玉的的磚頭。

關於遊行是否跟集會一樣也屬於憲法保障的基本自由,這一點已經有網友先進做了探討,請看這一篇:集遊≠集會?這當然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不過答案也很顯然。遊行本身雖然不是基本自由(花車遊行或馬戲團遊行當然不是基本自由),但是遊行作為言論自由跟集會自由的表達型式時,當然是言論自由跟集會自由的延伸,自然也受憲法保障,至少從德國的情況來看,這一點殆無疑義。
楊泰順文中所稱「首先,在民主學理上,集遊權從來沒被承認是「基本人權」」非常奇怪,不知道他何所據而有此論。


要不要支持野草莓運動,我是放在「民主化」這個過程來看待的。台灣近二十多年來經歷了一個民主化的過程,本來不准組黨,但後來開放了。本來媒體都是國家掌握,社會上只有一種聲音,但後來也開放了。這些都是進步。民主化表現在很多的面向上,不只是制度上的,民眾的心態也在改變當中。我們事實上在很多方面上都有進步。

那這個民主化的過程,現在已經完成了嗎?距離理想的狀態,還有多少距離?我們還在前進嗎?要不要繼續前進?有沒有倒退的危險?不知道Eric怎麼看待這些問號?

Eric所說「如要與施行民主百年的國家相比,台灣應該還是比不上的」這一點我很同意。但是我覺得不能光比較民眾的素質,我們的法制度一樣有比不上先進國的地方,這個部份是不是也該檢討改進?

從戒嚴的國家要轉變成進步的民主國家,不是朝夕之功可以達成。這次陳雲林事件及週邊事件,如果放在台灣民主化的過程裡來看待的話,他其實提供我們一個機會讓我們檢視現有的缺失。為了台灣能夠終於達到先進民主國家的水平,為了給我們的後代留下一個比現在更民主自由的社會,現在的我們有義務從這個衝突裡找出比現有的法令制度更進步的作法。

簡單說,就是問一個問題:發生了暴力事件,除了制裁違法的人之外,是不是也可以問一下,何以致此?台灣的民主有沒有制度上的問題?有的話要不要改良?

如果有人的基本態度是根本反對民主化,或認為台灣沒資格、不可能進步成為真正的民主國家,永遠應該用極權政府留下來的缺陷法律來加以限制,沒有檢討的空間,那以上這些討論就都不用談了。然而我相信真的這樣認為的人不會是社會的多數。我們已經享受到相當程度的民主自由,很難想像大多數人願意回到戒嚴與黨禁的時代,只是諷刺總統就會被送到綠島那樣的日子裡。只有手握權力的人跟追隨這些權力階級的人(不論是出於自己的利益還是因為對民主的可貴沒有認知)才會想要阻撓民主化的進程。

再談暴力問題:有很多人譴責這次在圓山發生的暴力抗爭。當然,沒有人希望暴力,抗爭民眾跟警察兩邊都是輸家。不過我覺得跟譴責暴力至少同等重要的事情,是正視這個暴力的結構。也就是去了解這個暴力何以發生。

就好像如果爸爸回家,發現小孩正在發脾氣摔椅子,爸爸當然可以直接制止然後加以懲罰。但是如果不去問小孩為何抓狂,那麼這個問題也就沒有解決,今天把孩子壓下來了,明天回家孩子可能變成摔花瓶(因為,比如說,那個一直欺負他的鄰居還是在欺負他)。真的關心這個孩子的話,不能只處罰他摔椅子摔花瓶,你得了解他為什麼會這樣,你得幫他不再受到鄰居的欺負。

圓山的暴力事件該怎麼分析,各方看法不同。但是如果只是把這個暴力孤立出來,只是拿來跟受害的警察跟替代役役男對照,如果觀察僅止於此,然後從這裡就要做出對此次暴力事件的結論,那麼我會說這是一種太過容易的道德正確的態度,也是標準官方態度,對台灣的民主化只會有害,不會有幫助。

簡單說,譴責暴力沒有錯,但是光譴責暴力,不肯檢討背後的問題,那這樣的態度是不對的。

民進黨這次抗議陳雲林的遊行申請,被台北市警局拒絕了六次,第七次才獲准。北市警局代表多少民意?他們何以可以凌駕國內第二大黨的意見表示的申請?這是不是暴力發生的原因之一?如果民進黨的抗議不曾遭受到技術性的壓制,一般民眾抗議陳雲林的動作沒有被政府以警察暴力壓下來,圓山暴動還會發生嗎?我同意任何對暴力的指責,但是必須重申,光指責暴力卻不去理解前因後果並做出公平的考量的話,那這種指責是無益於台灣進步的。

而且,集遊法主要的受害者,還不是民進黨,主要都是更弱小的團體跟個人,是政府弭平弱小團體的抗議最便宜的手段,吃過苦頭的人不計其數。這雖然不是這次圓山暴力所凸顯的主要病症,但是野草莓運動訴求的層次是具有相當高度的,若能成功,等於也是幫弱勢團體日後爭取權益時除去了一項法律危險。這值得大多數人的支持,因為除了權貴政要,誰都有機會淪落到被國家機器與公權力侵害的境地,誰知道哪一天你會不會需要為自己的權益到官府門口抗議?

另外,並不是集會遊行就一定會有暴力,做這種假設有失偏頗。事實上台灣近年進行的所有大型示威遊行,動輒數十萬人上街,絕大多數都是和平落幕的,大家有目共睹,台灣人對於和平行使集會遊行的權利,素質已經很高,並不輸給先進國家。(事實上民進黨對於街頭暴力已經變成大外行了,在現場無法控制,事後又不知道承擔責任,他們根本已經忘了怎麼進行暴力抗爭)。Eric「不認為以現在台灣人民的素質而言有能力舉行一次全程和平而無暴力叫囂的集會遊行」的看法與過去數年台灣的民主實踐的事實完全不符。這次圓山事件的暴力程度實際上是多年不見的特例,因此特別需要結構性的理解。

Eric還提到先進民主國家實施民主的時間比較長,所以可以用比較進步的法令,台灣實施的時間比較短,民眾的素質還沒跟上,所以還不應該使用進步的法令。

我的回答是,如果沒有一步一步慢慢進步的話,那麼台灣的民主就算再過一兩百年也不會達到先進國家的程度。在進步的過程中,難免會出現脫序跟腳步跟某些環節不上的現象,但這些應該當作我們繼續前進的梯階,而不應該當作阻絕進步的絆腳石。根本的問題所以還是:我們到底要不要繼續走這條民主化的道路,台灣是否打算有朝一日被其他國家認為是民主制度成熟的先進社會。

可以說的還很多,就先說到這裡了。

xhong

Eric大
民眾民主素養太差?民眾暴力?集遊不等於結社集會?照妳這麼說來,民主素養不夠的民眾需要政府好好教育後,等到合格了才可以享有民主囉?唉…不要玩這套令人厭倦的文字遊戲了。妳太看不起自己了。

eric

不好意思,打擾了

這段時間以來野草莓要求修改集遊法的靜坐運動鬧得沸沸揚揚,有許多學生也參與連署了。但有一個問題:野草莓說集遊法違憲,違反了憲法規定人民有集會結社的權利在11月14日的聯合報(很抱歉是聯合報)民意論壇裡,有一篇投書討論到集遊不等於集會結社的觀點,說野草莓錯了。但由於我並不是很懂法律,所以提出來請大家討論一下

不過話說回來,我實在是為第一線的警察和替代役男感到不值,圍城當天民眾心情都十分激動,到後來看到有車子從圓山飯店開出來就拍打叫囂,揚言蛋洗陳雲林、潑排泄物,甚至怒罵台奸等等,怎麼看都不像是自許為民主理性國家的台灣人民,不要說陳雲林來台是否有矮化主權問題,暴力行動本來就不被允許。在群情激憤的情況下,警察難道要讓遊行示威民眾為所欲為?現在修法,不但抹滅了警察不為人知的辛苦和危險,我也不認為以現在台灣人民的素質而言有能力舉行一次全程和平而無暴力叫囂的集會遊行。

當然警察的行為有其不對之處,主管機關該要道歉,但若每遊行一次便發生一次衝突,進而要求警政署長下台,那麼又該怎麼辦?

如果說美日等國的集遊法都是採報備制,撇開日本的民族性問題,美國經過二百多年的民主進程,中間經歷了1861年的南北戰爭,而今又選出一位黑人總統,顯示美國本身的民主意識已十分成熟,採報備制應無疑慮。即使是在憲法保障遊行的德國,也是在經歷過戰爭之後才體認到民主可貴。相較之下,台灣真正實施民主不過二十餘年,(依照 國父孫中山先生的說法,可說是直接從軍政到了憲政,「訓政」的部分卻跳掉了)國民的公民素養尚未養成,因此在遊行中暴力事件層出不窮(當初民進黨1025遊行時就曾見有民代率領民眾硬闖封鎖區之事,其他的案例還有很多,不只是綠營),而今野草莓要求修法,以我之見,如要與施行民主百年的國家相比,台灣應該還是比不上的。

picton

我在別的版上看到這則署名「老莊」的留言,覺得很有意思,轉貼在這兒。國民黨真的完全沒有改。

老莊一定會原諒我沒有徵求他的同意。

---------------------

人與狗有什麼差別?狗的天性效忠主人,當主人叫它去攻擊另外1個人的時候,狗沒有思考的能力,他不會想想看,那是1個善良的人,我為什麼要去咬他?真正的人性,卻是會思考、反省,狗或獸卻沒有這種能力。獨裁政治都是要把其統治下的人民變成狗。我也曾經是蔣家統治下的1條藍色狗,從高中就加入國民黨,成為學生區黨部的重要幹部,痛恨攻擊蔣家的言論,到了美國留學拒絕參加臺灣同鄉會。可是這一段民主國家的生活經驗,卻徹底改變我的狗性。首先,我發現中國留學生有許多狗性堅強的人,只是他們是紅色的狗。他們找盡各種理由,痛批中國國民黨的腐敗兇悍,歌頌共產黨的偉大。但是,我卻發現共產黨的人民日報與國民黨的中央日報,兩者的論調本質其實是一樣,而他們卻相互批判對方為蔣匪幫與毛匪幫。有1天早上到學校去找教授,一進門他就告訴國民黨派人到美國暗殺江南,這時候我的狗性又出來了,我氣急敗壞對這位美國教授說,這一定是台獨人士嫁禍國民黨。只是後來卻証明國民黨結合竹聯幫黑道分子犯下這一起殺人案件。這個就讓我徹底反省我過去的價值觀,逐漸的我就從狗轉型變成人。最近看到一則新聞,報導中國的志工因為替弱勢團體發聲而遭到中國共產黨判刑入監,他們的子女在學校受到同學與老師的欺壓。我只能感嘆在中國大地上面,中國人沒有幾個,中國狗滿地都是。中國狗把中國人咬得遍體鱗傷。

Buzz

雖然說來有點傷感情,但站在馬政府行政部門的立場和思維上看,不到最後關頭,馬、劉不道歉,不懲處失職人員的處置,是完全可以想像的。首先,馬、劉有選票、國會、行政資源及媒體作後盾;在結構上,他們的確擁有可以不動如山和不受約束的實力。其次,馬、劉不獎勵「善盡職守」的政策執行者已經算是客氣了,自然也沒有向「自己人」開刀的理由;否則,將來更高層次的中國大員來訪時,誰還願意替他們賣命(或是說,誰還清楚該怎麼賣命)?目前的問題也許在於民間可以根據什麼施壓,可以施加多大壓力,和施壓多久?

靜坐學生們現在把訴求焦點集中在集遊法上,原因也可以理解。這也許是目前的氣氛下,比較能夠擺脫藍、綠黨派意識染指或污名化,彰顯公民自覺和法律正當性的一個突破點。至於究竟能不能突破,現在仍言之過早。目前在台灣,搞體制外運動的難度比起以往是要高出許多,我個人的初步觀察是,和相關專業經驗的傳承出現斷層有其一定關係,蔡英文這回被搞得灰頭土臉,大概相當程度便反映了這一問題。在國家機器面前,公民力量要如何整合,以組織化的方式有效展現,是我們都應從這次事件中學習的。

picton

我個人覺得,學生靜坐的幾個目的,如今似乎漸漸被濃縮成「修改集遊法」,原先要求「馬劉道歉,王蔡下台」的主張有被邊緣化的趨勢。若依我的看法,「馬劉道歉,王蔡下台」反而應該擺在前面,不達目的,絕不罷休。等這個目的完成了,再來談下一步的修改集遊法。這回靜坐的起因,在於馬政府的國家暴力犯行在先,當然就應該先懲處官員才對,怎麼可以只談修法而不談道歉和懲處?

馬劉至今還是很硬的,完全不對五天的施暴認錯,反而肯定「警察的辛勞」(打得很爽嗎?),昨晚劉兆玄還說,面對學生的靜坐抗議「撐兩天就過去了」,可見他們完全不把這當一回事。當然,扁被收押有部分用意也是在稀釋學生靜坐的力道。

環團支持(xhong轉貼)

環保團體支持
野草莓學運要修《集會遊行法》

[環境資訊電子報]本報2008年11月10日台北訊,莫聞報導

不滿警方在陳雲林來台前執法過當、抗議《集會遊行法》限縮人民言論自由與人權,由大學生自主發起的靜坐行動進入第四天,昨(9)日投票表決定名為「野草莓學運」,突顯七年級草莓族的自主性。

野草莓學運要求修改《集會遊行法》的主要訴求獲得社會各界回響,台灣綠黨、台灣環境行動網協會、綠色陣線協會、看守土城愛綠聯盟、松菸公園催生聯盟等環保團體也表示支持。

野草莓學運針對集遊法提出的主張有:(1)許可制改為報備制。政府不應事前審查,預設人民的集會遊行會違法;(2)檢討禁制區之規定。集會遊行是手無寸鐵、無權無勢者陳情抗議的方法,現行的禁制區規定卻不容人民挑戰行政機關;(3)規定警察執法的界線。避免警察無限上綱、恣意妄為;(4)取消刑罰,改採行政罰。就同樣的行為而言,集會遊行法規定的罰則比其他法律苛重,違反比例原則。

世新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助理教授、台灣環境行動網理事長杜文苓親赴昨日現場表示支持,她主張集遊法應該要廢止,學生提出的修法已經是最卑微的要求。

杜文苓說,環境權也是人權的一環,人民有表達意志的自由,而不是由當權者來界定什麼能抗議,什麼不能抗議。她指出:「自由、人權很脆弱,要小心維護。因為一旦退讓就會退得很快,很難再回頭。」她也表示,正是因為關心環保,所以更要支持人權和民主,「環保團體反對的通常是企業汙染或政府的既定政策,如果這樣也會被抓、被限制,怎麼替環境把關?」

參與靜坐的東吳大學哲學所碩一生李俊達,過去也曾關心緩建蘇花高、樂生保存等運動,他認為集遊法也限制了環保運動,因為有些對抗開發案的行動非常急迫,例如要擋怪手等,「如果抗爭晚了,對環境的不可逆破壞就再也回不來,因此反對事先審核制的集會遊行法!」李俊達認為,應該修改集遊法,讓警察「從面對集會民眾的鎮壓者,成為背對集會民眾的保護者。」

早期參與鹿港反杜邦運動的環保老將粘錫麟,也透過網路直播關心學運。他主張集遊法應該廢除,「集遊法是由鹿港反杜邦運動之後,政府才制定來箝制人民活動的。」他認為,不管藍綠政府,集遊法都是控制人民最好的工具,但這是對人民很惡質的工具,同時也違背憲法規定。

粘錫麟呼籲,幾十年來,政府對環境問題都不注重,在台灣從事環境運動的朋友都離不開抗爭的手段,要抗爭就會面對集會遊行法,所以包含環境運動的所有社會運動者,都應該關切這個問題。

綠黨秘書長潘翰聲認為,環團的活動常因集遊法受到警方干預,例如竹圍反對淡北道路的居民,只是在馬路上發傳單,就被警察說違反集會遊行法。監督松山菸廠改建大巨蛋案的居民,在附近發傳單時,「只要有舉牌子、有麥克風,警察就說算集會遊行,要事先申請」。

潘翰聲說,從事環保運動的人都是弱勢,沒有錢去登廣告,主流媒體也不一定會報導,因此集會遊行可說是「弱勢者的媒體」,環保運動作為社會運動的一環,也受到現行集遊法的箝制,因此綠黨也希望加以廢止或修改。

女奴

不好意思借個版面
我想在這裡走動的朋友多是藝文愛好者
音樂界已針對上揚唱片事件提出抗議連署
有興趣的朋友不妨看看
或加入連署或繼續傳播

http://crimson.ee.ncku.edu.tw/wordpress/?p=314#comment-464

picton

finetea,請不用客氣。520 之後出現的威權復辟現象已經「罄竹難書」,想要一條一條拉出來評判實在不容易,我只知道其中隱藏了太多的機心。「司法」以往是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如今卻是邪惡的第一條引道。有新聞影片可以證明的事件倒還可以透過影片紀錄得到澄清,但是政治力一旦介入司法,許多人便有可能含冤莫白。更要命的是台灣的司法是否已經在承接北京的命令辦案,讓人擔心。司法由於虛實難辨,便很容易成為鬥爭的工具。而老百姓只能傻楞楞地看著「人犯」一個個被抓進獄中,百口莫辯。以往的太多冤案都是如此出現的,目前的時代雖然媒體自由,但是也增加了更多媒體抹黑和幫襯的空間。如此司法加媒體的交相應用,使台灣更易落入公義模糊的境地。

我其實也聽到「野草莓」世代對我的規勸,他們說我們這一代因為累積了太多恩怨,對事情的立即反應便是憤怒,卻沒想到要用別種方法來解決。我們與執政者是相近的世代,我們便很容易重複以往的對立。我覺得也是。我在1025 和五日圍城看到的上街人群,許多都是我們這個世代的殷實面孔,他們為什麼跑出來?就是因為執政者的作為勾起了他們慘痛的記憶。而這一代的小孩因為二十年來都在本土教育和相當民主自由的環境中成長,可以用他們的酷世代文化對應,也是很令人欣喜。只是我有時難免會擔心他們是否看到了大野狼背後的那隻魔爪?

finetea

感謝picton大大用心的解說。

仔細觀察學生這次的行動,我自己感到很慚愧。

我自己的心底也累積了太多台灣對立造成的各種傷害和陰影,

無法像那些年輕人,沒有傷痕地、健康地,面對台灣這個社會。

無言

"我不殺伯仁 伯仁卻因我而死" 最近的新聞, 已出現太多敢作不敢當的人了...

picton

對不起,我再補充一點。我不喜歡為了「藍綠和解」這樣虛幻目的而拿王定宇這種比較不起眼的民進黨政治人物來當犧牲品。我知道民進黨內對王定宇有各種評價,但我個人只問他是否真的對張銘清「施加暴力」,如果沒有,多餘的衍申都是不必要的。

在這個欄目底下談王定宇是有點脫題了。

picton

我為什麼對「張銘清事件」如此在乎,一來是為了眼見為憑,既然是事實,為什麼要瞎攪和?二來我在該事件發生後幾日,曾於維基百科與「共軍」作戰。各位目前看到的維基百科「王定宇」條目下方有一段「張銘清來台被襲」的敘述應是中國方面的人士所撰,理所當然以「王定宇攻擊張銘清」為主線,裡頭謊言一堆。我當時看到立即加以修改,但不久發現又被改回,我於是再度更正,隨之在幾個小時內數次攻防,我後來不勝其煩,乾脆將對方的留言刪掉重寫,這當然犯了維基規則的大忌,對方便以我觸犯版規而封鎖我的更改權,之後更全面將整個條目封鎖。我其實很少上維基修改,歷來只有少數幾次而已,所以我也不在乎被封鎖,但我比較在意維基這項規定被以人口取勝的中方所霸佔,許多爭議性的條目都遭到扭曲污染,而「王定宇」條目只是其中一個小例子。我後來查了對方的「來源」,發現登記者位於「中國廣東」(不過不明其真偽)。

我想台灣的泛藍和中國方面如此在乎王定宇是「推倒、攻擊或毆打」張銘清,其背後有聯繫作用自是必然。但不管是否有什麼作用,我們所看到的影片既然證明王定宇沒有「推倒或攻擊」張銘清,任何的評論便該就事論事,不可逾越事實加以扭曲或編造。過去幾年我們看到台灣媒體有太多太多毀人名節的造謠生事,即使導致當事人自殺(確有實例)也不知謝罪反省,這樣的以訛傳訛我是很痛恨的。而更痛恨的是某些似是而非的態度,不管它是什麼色彩,什麼黨派,看了都令人討厭。這種以訛傳訛,還能就不實的線索作文發揮,我實在嘆為觀止。我剛剛又重看了李丁讚教授的投書,發現他還能就「王定宇推倒張銘清的暴力事件」這樣的角度大做文章,我覺得實在不負責任,這已經不是鄉愿,而是信口雌黃。我對王定宇議員沒有什麼特別感情,以我們素愛藝文的人而言,恐怕也不會對王議員向來的發言感到特別欣賞。但我覺得對事不對人,他既然沒有做那件事,你為何要咬定他有做,而且還借題發揮?如此的打擊,對一再聲稱他自己沒有去「推」張銘清的王議員,會造成何等的憤慨?尤其可惡的是,拿這個題目引伸到王定宇是五日圍城的「元兇」,這樣的栽贓可大了。為什麼一個大學教授可以信口開河編造這樣的故事,我實在很好奇。我何以在閱讀的第一時間說他是「白皮藍骨」,為的就是這種完全採自馬政府和泛藍媒體的說詞,讓人感到氣憤。

女奴的說明我很感謝,但我只是據實傳達我讀完這篇文章之後的感想。文章作者的黨派顏色,我倒是不怎麼在意。


女奴

我還是雞婆重複解釋一下好了
很久以前對李丁讚老師有點淺薄的認識
就我所知
他真的是非常痛恨國民黨惡行的
而且也痛恨廉價地消費本土論述和符號的政客文人
這幾年看他一些文章
我的印象是他對於當今的藍綠政治惡鬥撕裂台灣非常憂心
一直希望兩邊支持者能夠靜下來用心傾聽對方
如果他的論述帶有任何political agenda
我猜應該是藍綠和解吧
只是在當今的政治生態下
任何想充當和事佬的企圖
恐怕都註定要吃力不討好 兩頭不是人的
甚至只要有任何一丁點無心的差池
比方說資訊有一點點不對
都很可能反倒火上澆油
搞得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但就我對李老師的粗淺認識
他真的會天真浪漫到即使夾在中間遭兩方萬箭穿心
也要勸架勸架再勸架的
他可能不適合扮演這個角色
有人要說他不自量力也無妨
甚至恐怕連自己陣營的人都可能視他為loose cannon
不過他那種唐吉訶德式的浪漫
和某種近乎宗教家的淑世情懷
在當今講究立場和戰鬥策略的論述界裡
還是很令人耳目一新也很可敬的

xhong

從電視畫面看張銘清事件,他的確不是被推倒的。王正宇轉身的當下,張銘清應該是被不小心ㄝ到的意外。王根本沒有”推”張銘清的動作,這點從電視畫面上看得很清楚。
我倒覺得只要是反對國民黨欺壓人民,不恥國民黨向中國軟腳舔瘡,關心台灣主體的人,都是綠色子民。令人憤怒的是國民黨政府的後續行為,簡直像某種非理性的器官。

Buzz

先向Blah Blah的朋友們問好,辛苦大家了。

才剛回到家,朋友就打電話來抱怨,上週在圓山跑給警察追時,因為體力大不如前,險些給當街海扁,也幸虧沒給逮著拎進警局去。有些外國友人手拎藏人旗幟過市,聽說也遭到盤查和警告。朋友們打趣講,馬先生和郝大少別的本事不起眼,繩民效率之高,卻讓人印象深刻,一點不輸戒嚴時期的二蔣和解嚴之後的郝杯杯,真是青出於藍猶勝於藍呀。

面對台灣目前的局勢,我固然憂心卻也甚感無奈,區區500萬選民,相較於中國的13億人眾,在一心想當中國民族英雄,完成「祖國統一大業」的馬先生眼裡,是不是和鼻屎沒多大差別呢?無論如何,在台的朋友們,也許我們得空就去看看廣場上那些腹背受辱、忍凍受飢,還得面對期中考的學生們,給他們打打氣吧。

picton

拍寫,我對「李丁讚」其人完全陌生,只記得好像在那裡見過這個名字。我也懶得再去查google,只想試著憑這篇文章的本身來解讀。

當然按人家一個「頭銜」有點行為不良,但是看到一個當到大學教授的人頭腦如此不清楚,也蠻令我生氣的。包括有些基本資訊都錯誤,就敢來「持平」而論,未免太大膽了一點。我個人相較之下其實更不喜歡「假公平」,因為那讓事情更容易模糊而失去焦點。有些基本資訊其實很容易取得(譬如張銘清跌倒),為什麼有些人還是要蒙住眼睛說是「推倒」,原因除了糊塗之外,可能只有「兼顧藍綠」的目的可以猜測(要不然就是視力不佳)。而兼顧的用意是什麼?是為了博得比較多的人信賴呢,還是怕太尖銳直接有損道德上的「公平正確」?

我不知道這篇文章是李教授自己貼上來,還是別人代貼,我原是假設為代貼,所以故作戲謔,如果是李教授本人貼文,那我說聲抱歉。

finetea

picton

你可以不同意李丁讚對事件的詮釋.

但是你貼他白皮藍骨的標籤, 這對台灣的公共論述對話有任何幫助嗎

你以陰謀論對他臆測, 台灣到處這種陰謀論, 你認為這對台灣有任何幫助嗎

以我對李丁讚親身的認識, 他絕對是台灣主權的堅定維護者, 絕對是討厭國民黨到極點的人

這樣你滿意嗎

我也不同意他對民進黨的評論

可是你要把對民進黨監督比較嚴厲的人, 全部打成藍骨, 綠營自己這樣子的自我purge. 對公民社會的信任和擴大結盟有任何幫助嗎

女奴

Picton 大別氣壞了
李丁讚早就不是第一次被批評頭腦不清楚
(無勃熊只是區區國民黨主席又不是公務員
台灣也不是內閣制執政黨黨魁最大
叫他下台負責要幹嘛
還真的是頭腦不清楚哩)
但他真的不是白皮藍骨啦
應該是比較接近白皮綠骨的
他只是個很想努力了解藍綠雙方立場
甚至代為傳譯讓兩邊好溝通的老好人
有時候nice 到可能令人覺得鄉愿罷了

picton

這個李丁讚的說法看似「持平」,其實似是而非,是標準的白皮藍骨,連綠皮都稱不上。這類的「名家」,順手就能舉出好幾個:李家同、曾志朗.....。頭腦不清楚,又想故做仲裁狀,講出來的內容便完全沒有說服力,反讓人看到禍心藏在表皮下。

先下了一句「大家對『圍城事件』的主要印象,群眾先使用暴力也是事實」已經偏頗在先(請問誰是「大家」?),又把張銘清的「摔倒」改為「推倒」,更是居心叵測,接下來的一連串「推理」便完全沒有說服力,只覺得有個馬英九和王卓鈞在後面吊雙簧。

「圍城」之果起於陳雲林之因,陳雲林被圍五日,禍源馬英九與國民黨的「國共密商」。商量了什麼?條件之一就是「陳雲林來台不能看見國旗」,幹,這樣的條件也敢接受?以為台灣人都是傻子?也因為敢接受,又打算蠻幹,所以事前就已經召集軍警、國安、調查首腦兵棋推演,將所有可能發生的抗爭計算在內,而最狠毒的莫過於一道「無論如何都要淨空」的指令,透過這項結論,進行為期一個月以上的軍警操演,灌輸警察以各種「陳雲林至上」的維安指導原則,才會導致後來鎮暴警察「放手一搏」的暴力畫面出現。為何1025 有一名女警脫口而出「我的上級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相信是內部密集訓練之後下意識的結果,而非純屬偶然。「陳雲林要來」是國共多年密會的最高期待,台面上以簽訂經濟協議為由,內裡以「終統」為最大宗,馬英九為何如此匍匐以待,其重大性可想而知。馬陳的「七分鐘相會」草草結束,其實暗示了中國對馬英九「控管」台灣的能力信心已失,對他的評分只在及格邊緣,連個「先生」都懶得稱他(我相信陳雲林的口袋裡準備了幾種稱謂的劇本),可見他當時的戰戰兢兢與氣急敗壞。總結台灣人五日圍城,基本上維持了起碼的尊嚴,若無這五日之抗,以馬的如意算盤,不知對「賣台」的想像空間大到何等程度?

國家暴力在先,而且是事先盤算密謀策劃妥當了,哪有什麼暴力「相向」可言?國家暴力垂直下達,扯國旗、毆打、逮捕、踐踏、凌辱,還群警衝入唱片行,只為了一個陳雲林,這樣有計畫的復辟威權獨裁,還敢反過來指控百姓為「暴民」?「打人喊救人」真是國民黨的擅長。

有人提醒,依國民黨向來的劣根性,是否會從校園行政系統去威脅靜坐學生,值得注意。

李丁讚

http://tw.youtube.com/watch?v=b7PZRULyg2s&feature=related
http://action1106.blogspot.com/

暴力、責任、學運
* 2008-11-10 * 中國時報 *【李丁讚】

 「圍城事件」引發警民衝突,到底誰應該為暴力負責呢?針對學生靜坐訴求,又該如
何回應?

 「民眾向警察丟汽油彈、排泄物」,是大家對「圍城事件」的主要印象,群眾先使
用暴力也是事實。馬英九才因此譴責暴力,要民進黨負責。但蔡英文則認為,民眾之所以
使用暴力,是國家逼出來的。是國家暴力在先,執政黨要負最大責任。但是,事實可能比雙
方面所說的要複雜。這次警民衝突,是雙方暴力相互加乘循環的結果,雙方都有責任。

 把事件往前回溯,才能釐清暴力的責任。整個事件的最後發展,是民眾攻擊警察。
這是民進黨的指揮系統出了問題,蔡英文卻把暴力推給黑道,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說法。但
是,國民黨就因此沒有責任了嗎?當然不是。

 維安單位在陳雲林訪台的前三天,以超高的標準來執行維安工作,大幅度限制人民
的行動空間與自由,甚至還取締國旗,勒令「上揚唱片行」歇業等,嚴重妨礙人民表達意見
的自由,引發民眾激怒。這種國家暴力是晶華事件和圍城事件之所以發生的第一個原因。

 其實,在陳雲林訪台前,民進黨就提出遊行的申請,但屢遭國民黨駁回。最後蔡英文
親自出面,國民黨才勉強答應,但要求民進黨保證和平理性。蔡英文也在這種情況下提出
和平保證。如果根據「集會遊行法」的規定,任何遊行要在遊行七天前提出,經過主管機
關「核准」後才能執行。這個法規留給執政者很多操弄的空間。這次遊行,執政黨刻意延
後公布陳雲林訪台的日期,讓民進黨無法在規定期限內提出遊行申請,國民黨因此對民進
黨的申請案大加刁難。

 集會遊行的自由是憲法保障的權力,民進黨在這次遊行申請的過程中,卻屢遭駁
回,最後還必須簽下和平保證才能獲准。對民進黨人而言,這是不可承受之重。經過了民
主的奮鬥,大家終於有了自由,而國民黨卻公然使用國家暴力來限制人民的行動與言論自
由,讓大家覺得民主在倒退中,也因此積累了更多的憤怒和恐懼,這是圍城暴力之所以發生
的第二個原因,也是學生要求修訂集會遊行法的理由。學生們指出,集會遊行是憲法所賦
予的自由,固然需要向警方「報備」,讓警方可以執行必要的維安工作,但警方無權「核准」
。七日的期限更是荒唐違憲。

 不過,這次警方之所以製造了上述兩種國家暴力,跟之前在台南發生的張銘清事件
有關。王定宇推倒張銘清,不但沒有道歉,民進黨立委還極力為王定宇辯護,說張銘清是
「敵人」,不是客人。而民進黨黨部對整個事件,也只是表示「遺憾」,完全沒有譴責暴力。
試想,當民進黨的人把海協會的官員當成敵人,國民黨能不提高警覺來維護這個隨時都可
能遭襲的「敵人」嗎?民進黨對暴力的縱容,刺激了國民黨的「國家暴力」,也讓暴力擴散
循環。張銘清和圍城暴力事件,王定宇和民進黨都應該道歉。帶頭鬧事的民進黨員和滋事
份子也應受懲。

 只是,張銘清暴力事件的發生,只是民進黨的集體憤怒與焦慮的部分反映而已。國
民黨在兩岸關係中,逐漸讓台灣的主權矮化才是所有暴力與憤怒情緒的源頭。吳伯雄訪問
中國時,不稱「中華民國」,而稱「中華民族」,不稱馬英九「總統」,而稱「先生」,國旗
等也都被刻意省略。甚至連在台灣晶華的晚宴上,吳伯雄還是稱馬總統為先生。民眾向吳
伯雄吐口水、罵台奸,正是這種情緒的表達。

 主權與名稱的問題,而不是兩岸政策的內容,才是關鍵。而民進黨堅持的主權,也只
是中華民國,而不是台灣。這是馬英九信誓旦旦要維護的,民進黨的堅持合情合理。

 吳伯雄也許是無心的,但國民黨一直都不理解民進黨人的深層心理結構:讓主權自
我矮化,才是民眾集體憤怒的關鍵。因此,我認為,要為暴力事件真正負責的是吳伯雄,他
應該道歉下台。國安局長和警政署長的維安的確過當,但民進黨也應該分攤責任,所以兩
人罪不至於下台,適當處分就可以了。但劉兆玄要為侵犯人權一事道歉,也要認真回應學
生關於修訂集會遊行法的訴求。馬英九輕估主權矮化的嚴重性,他應該正式道歉,並向民
眾保證,以後兩岸交流一定會在對等尊嚴的前提下進行,才可望逐漸恢復民眾的信任與信
心。否則藍綠關係會永無寧日。(作者為清華大學社會研究所教授)

tucci

這位大陸人甲朋友,

我可不可以建議你,其實你不必對台灣人這樣的敵意。我們這邊並沒有誰跑到你的blog裡面說讓你不舒服的話,不知道你為何這麼在意我們這邊的討論,三番兩次來這裡冷嘲熱諷?

這裡並不是公共論壇,而是需要付費的私人空間。如果這裡的言論你不喜歡,就好像別人家裡的裝潢不合你的口味一樣,你並不需要常常登門造訪。

當然,有朋自遠方來我們自也是歡迎的,意見不用跟這裡出沒的任何人一樣也完全沒問題,但是要交流的話,希望你能保持一定的文明跟禮貌。期待你保持對人基本的尊重,在這個前提下,歡迎你繼續表達你的意見。

xhong

野草莓這個取名很酷,還真的有象徵意義。當兵時在金門出操,夏天的野地裡長著硬硬利刺的小野莓…趴行時的滋味記憶猶新。
野草莓,加油…這個世界是你們的。

大陆人甲

@xhong:建设性?这个网站本身就是对建设性的嘲讽。人性?围堵饭店,攻击共匪,台湾人最有人性。奴性?哈哈,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了,我们是国奴,你们是亡国奴。

caffen

這幾天開著網路收聽野草莓的現場轉播,哈!很樂!

因為時差,絕大多數是聽的是晚上轉播。
我好喜歡這批學生啊!
樂什麼呢?很難說清楚。

今天晚上有個小女生表達了一個意見,讓我拍手。媒體一直要要強調他們背後的政治立場。那個小女生說的大意是,立場和贊成修改集會遊行法沒關係啊。她沒有急著撇清自己沒立場,說自己中立,而是清楚的知道,怎麼論述一個事件,而不是立場,才是討論事件的重點。
哈!台灣的媒體記者光這一點就得向這些小朋友學習。

之前看陳雲林相關新聞的憤怒,那種找不到出口的憤怒,在這幾天晚上的聆聽中得到某種釋放。聽他們的晚上聊天討論,還有很多民眾送東西過來,即席訪問,不同的人不同的態度不同的意見,看他們怎麼處理衝突,怎麼自制呼籲和平,怎麼討論一個議題,怎麼運用傳播媒介,他們比當年野百合世代的人更自信更開放更輕鬆自在。不看媒體報導,越看越生氣,覺得台灣快完蛋。直接觀看野草莓他們連續幾天的聊天,我都覺得可以快樂的去睡覺。

看到一篇很棒的文章,阿潑從自己的角度寫警察:
http://annpo.pixnet.net/blog/post/21948367

她的文章讓我想很多。
是什麼樣的社會機制讓警察可以在行使職權的時候,越權?
如果我們社會上至總統本身都不知道如何「尊重異己」,只知道贏家通吃,基層警察如何可能例外,成為會尊重對象的超級存在?
不要再拿個人道德來解決問題,該要求的是一個職業本身的「專業性」。

picton

我昨天下午去了自由廣場,雨下得滴滴答答,但是人們的熱情沒有稍減。我看到不少中老年人來探視這些情同兒孫的學生,讓人看了很感動。他們噓寒問暖,一副恨不得能跑進場裡去幫學生蓋被子的樣子,看來很有趣。還好學生們想出了一個「警戒線」的方法,讓自己維持在一個單純的範圍裡,打持久戰,我覺得這樣很好。互不認識的阿公、阿婆、叔叔、阿姨們後來聚集在一起,舉拳向這些台灣未來的民主希望歡呼加油,場面雖然有點詼諧,學生們也歡喜地笑納。這樣的天氣已經有這麼多熱情的鄉親到場致意,想必如果氣候好轉,情況也會更加熱絡。希望同學們能夠接力繼續下去,這是一場需要意志力的戰事,只要看到廣場上的學生還在繼續奮鬥,電視機前的觀眾也會默默為他們祝禱,覺得民主的象徵還沒有被欺凌和傾倒。希望天氣好的時候,大人小孩們也能一起到自由廣場與學生們一起靜坐,如果能漸漸把廣場周邊的位置坐滿,民主的力量也會更加堅強。我們要讓一股邪惡的慾望知所中止,不能讓他們食髓知味,以為台灣人就這麼不甘不願地接受,即使被騎、被摑、被辱、被姦都無所謂,像那個他馬的領導人一樣。

聲援連署 - 惡法政府像咬主人的狗

1106學生炕議靜坐聲援
http://action1106.blogspot.com/

xhong

反集會遊行惡法
我們要以其人之道環其人之身
不要只堵在立法院、行政院前
民眾應該自發自創,以全台各公共場所為目標發動”快閃”
天天”快閃”集會抗議,我看他們要怎麼封鎖!

picton

有人發起「全民抗暴」,我要響應。好歹綠營至少還有五百多萬票的實力,下回遊行上街,不要只號召幾十萬、一百萬,就乾脆把五百多萬人統統叫到街上來,看他敢怎樣?

我向來是個溫和的人,但是這一週來我已經罵了不下上百句的粗話,什麼樣的器官都被我罵上了。

http://blog.roodo.com/michaelcarolina(全民抗暴)寫給台灣的情書

picton

剛剛才聽說,我們的老網友,也是本版「舊雨新知」--- wander/wonder-land 的版主李明璁,昨天在行政院靜坐現場被十幾個警察圍毆,包括攻擊他的腹部、踹下體等等,實在很令人憤怒傷心。他也是這回靜坐活動的發起人和聯絡人,警察對他來這一套,想必不是事出突然。這背後的體系很值得探討。難道台灣真的走回戒嚴時代了嗎?

http://blog.roodo.com/subing/archives/7532759.html

威廉

人民不應該懼怕政府,只有政府才應該懼怕人民

加油!

tucci

除了集遊法的問題之外,造成這次嚇人的警察國家效果的主因之一,是警察對《警察職權行使法》的擴張與濫用。

比如說,陳育青在圓山飯店遭遇的警察暴力,警察就是濫用了《行使法》的第六條〈身份查證〉跟第七條〈查證身份必要措施〉:

------------------------------------------------
第六條 (身分查證)
  警察於公共場所或合法進入之場所,得對於下列各款之人查證其身分:
  一、合理懷疑其有犯罪之嫌疑或有犯罪之虞者。
  二、有事實足認其對已發生之犯罪或即將發生之犯罪知情者。
  三、有事實足認為防止其本人或他人生命、身體之具體危害,有查證其身分之必要者。
  四、滯留於有事實足認有陰謀、預備、著手實施重大犯罪或有人犯藏匿之處所者。
  五、滯留於應有停(居)留許可之處所,而無停(居)留許可者。
  六、行經指定公共場所、路段及管制站者。
  前項第六款之指定,以防止犯罪,或處理重大公共安全或社會秩序事件而有必要者為限。其指定應由警察機關主管長官為之。
  警察進入公眾得出入之場所,應於營業時間為之,並不得任意妨礙其營業。

第七條 (查證身分必要措施)
  警察依前條規定,為查證人民身分,得採取下列之必要措施:
  一、攔停人、車、船及其他交通工具。
  二、詢問姓名、出生年月日、出生地、國籍、住居所及身分證統一編號等。
  三、令出示身分證明文件。
  四、若有明顯事實足認其有攜帶足以自殺、自傷或傷害他人生命或身體之物者,得檢查其身體及所攜帶之物。
  依前項第二款、第三款之方法顯然無法查證身分時,警察得將該人民帶往勤務處所查證;帶往時非遇抗拒不得使用強制力,且其時間自攔停起,不得逾三小時,並應即向該管警察勤務指揮中心報告及通知其指定之親友或律師。(http://zh.wikisource.org/wiki/%E8%AD%A6%E5%AF%9F%E8%81%B7%E6%AC%8A%E8%A1%8C%E4%BD%BF%E6%B3%95)
------------------------------------------


根據南方電子報報導的描述,警察大致是依照第六條第六項「行經指定公共場所、路段及管制站者」向陳育青要求查證身份。這時「指定公共場所」是圓山飯店週邊,陳雲林的訪問可能被認定為「重大公共安全或社會秩序事件」。

但是警察盤查陳育青似乎是因為他帶著錄影機,似乎懷疑他是未經官方認可的媒體記者,所以才查他的身份。如果這個猜測成立的話,那麼這個盤查動作就成為新聞管制的一部分,而不是安全秩序的問題,或者說是假借安全理由而進行的新聞管制(不然警察就應該說明陳小姐構成了什麼安全顧慮,警方的合理懷疑何在)。警察試圖搶下陳小姐的攝影機,也說明了一些事情。

光這一點,就已經超出了《警察職權行使法》的第一條(立法目的)「為規範警察依法行使職權,以保障人民權益,維持公共秩序,保護社會安全,特製定本法」以外。篩選媒體記者,以確保江陳會的報導符合官方色彩,這可以算是人民權益、公共秩序與社會安全的範圍嗎?對一個民主國家來說,這個答案是很顯然的。新聞管制根本不應該是現代民主國家的行為(caffen上一篇貼文已經點過了),更何況藉由警察職權行使法來進行。

而且,在人權受到保障的現代國家裡,除非是現行犯你可以直接逮捕之外,其他一般狀況,警察要對公民進行人身自由的限制,是需要一個嚴格的程序的。你至少要有充足的法律理由,要讓受管制者明白他的法律處境,而且這個程序中,必須確保當事人的人權尊嚴跟權利。可是這些天裡在台北發生的這些警察越權事件,這些警察幾乎只是在施展暴力,你請他說明所憑據的法條,好一點的會說「警察本來就可以」,平均水平是根本回答不出來,直接用暴力來強制你。

要取締違法集會都需要三次舉牌,被拖離現場的抗議者至少知道是為什麼,但是要把一個什麼事也沒做的國民捉到派出所裡,卻只需要人牆跟拳頭?就算警察此時的行為用最牽強的方式可以用法條來詮釋,這種拒絕或無能作法律宣告的蠻幹手段,也絕對是違反人權的,因為他平白造成被強制者對國家暴力的恐懼。

簡單說,警察本身缺乏人權概念,把無辜的國民當成準罪犯的心態,對執行法規時擴大曲解,加上盲從上級以及政治正確,於是變成了國家豢養的流氓。這是這次陳雲林事件引發的幾百個大大小小的問題裡,令人最怵目驚心的一個。

所以這次學生訴求主題之一既然是抗議警察暴力,除了要求官員道歉下台之外,也許也可以把修訂《警察職權行使法》包括進來,就當中可能侵害人權的部份做更完善的規定。我會建議至少應該更嚴格地規範警察在盤查民眾身份、進行留置時必須遵守哪些程序。除了逮捕現行犯之外,對於一般民眾的管制,警察必須說明你違犯了什麼,他憑藉什麼法律,你有什麼權利、什麼選擇,規勸無效之後,才可以對你採取行動。也許這個議題靜坐的學生們也都已經考慮過了,那我寫這些就算幫忙宣傳好了。

廢集遊法但論述的支撐

我覺德在這個時刻,提出廢除集會遊行法的訴求很好,這惡法早該幾年前就廢了,樂生時阿肥有搞過、紅杉軍也搞過、現在又來一次機會。綠的上台就忘了這惡法,現在下台又炒作,藍的也是一樣。
但是現在很容易也染上綠色的色彩抹掉,藍媒懷疑你們是綠臥底,綠媒拿你們當消毒水,替蔡英文無法擔起責任消毒(我贊成暴力可以作為一種手段對抗國家機器的暴力,但對誰暴力,怎嚜暴力也需要討論,可是蔡英文應該負責起運動的路線和責任)。
所以除了說清楚廢除集會遊行法的訴求以外,也請把民進黨圍城遊行失控的責任問題、帶領老師親綠的色彩的影響、以及對暴力作為一種抗議的手段(以及你們對這些採取暴力民眾的態度,畢竟這次靜坐也是因他們血肉起家,你們的和平抗議無法和他們在遊行抗議這塊問題切割)等議題交代清楚,還包括媒體再現你們靜坐的問題。
學生老師的強項就是論述,線上直播還不夠,也請多多投書上電視辯論,把論述說清楚。
因為不希望廢除修正集遊法失焦,所以請把自身的立場、目的與手段說清楚,因為如果每個參予的人立場與目的不夠清楚,很容易就變成國家繼器的打手,或是鋒頭過了就算了,就像有些參加野百合最後卻當官變走狗的一些人一樣,所以請要加油。

Al

加油
警察與統治階級侵害人民自由
台灣人勇敢發聲
才不會沉淪為中國人

picton

該網站恢復了。大家可以去看看連署人的留言,那是來自四面八方,不分族群、職業的集體激憤。他們的形色分佈也等同於昨天上街頭的人們,他們不但不是「暴民」,還是我們日日可見的殷實父老鄉親。為什麼他們要憤怒?那已經無關於黨派,而是民間共同的吶喊。

http://spreadsheets.google.com/pub?key=pQ_fAjbY0ryb_9wXF5oKxXg
(個人連署名單)

http://www.tahr.org.tw/
台灣人權促進會(抗議馬政府向中國的人權低標看齊)

picton

「台灣人權促進會」的網站連署從昨天開始湧入非常驚人的人數,平均每五分鐘就有十數人加入,而且還個個踴躍發言,但是剛剛看到網站掛了,不知道是負荷不了,還是另有他故?

xhong

看了這些大陸人的言詞,沒什麼建設性。只覺得奇怪?為什麼人在海外沒辦法多一點人權或人性的觀點?懹人依然感到那種揮之不去的奴性?

Kate

No one wants to visit Taiwan any more...people in Taiwan can continue ruining their own beloved country.

大陆人甲

「著黑衣」、「戴口罩」、「沈痛抗議」、「牽手靜坐」?

这不是大学生开party吗……更不必提两位dj的欢声笑语。

猛然听到mm说了一句「in front of 行政院」…… what's the point of this 国台英语交杂的解说?

总之总之,台湾的戏,比米国好看。

The comments to this entry are closed.

November 2014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全民運動



頭條大代誌



世界時鐘


Powered by TypePad
Member since 10/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