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形上學??<=物理之後 | Main | 預知統一紀事 »

June 12, 2009

Comments

tucci

讀田德望為他翻譯的神曲地獄篇(北京人民文學1990)所寫的導論,真是功力深厚,非常之好看。對但丁的時代背景、政治脈絡、個人經歷、作品概略等等等,都有紮實切當的介紹,但大概因為只是一篇導論,都是點到就收。也很可惜的是,他引言一概不列出處,也沒有利用機會介紹幾本好看或有用的書,或許是將此書定位為通俗讀物的緣故。讀過導論之後,對他的翻譯現在充滿信心跟興趣。

另外,前陣子買到吳興華的詩文集,裡面收入有人稱為『譯界神品』的但丁翻譯,是殘稿,只有地獄篇第二歌,不知道他生前譯了多少。讀過之後,又概略讀了一點他的生平,私下便有些感慨,沒能讓吳興華這樣出格的詩人學者兼譯家把神曲譯完,文化大革命帶來的損失有很多是看不見的。

tucci

黃國彬在註解裡,凡是西方古文化的人名,除了中譯之外,都在括號裡附上希臘文名字,然後再加上拉丁化的名稱。當然,這些中譯人名的問題非常複雜,除了極少數已經約定俗成的之外,大多數人名在中文裡都不統一,翻譯者顧慮的地方也不同。這是本質的困難,沒有好的解決辦法。因此在這些人名之後附上西文的名稱,常常是有必要的,不然就是要有方便好用的人名對照表。

不過,在一個譯名之後同時附上希臘文跟拉丁名稱,這就又過頭了。這不但十分不便,而且從文化史的角度來看,還反應了一個根本的疏忽。這問題就是,但丁實際上並不認識希臘文,他所使用的希臘文化,非但不是第一手的,還經過兩層的轉折,因此在神曲註解裡附上希臘文名稱,甚至無差別地從希臘神話詞書裡的材料來解釋但丁書中所引用的希臘神話,是極為錯誤的作法。

但丁非但沒讀過荷馬史詩,他連二手的認識也沒有。從地獄書第26歌裡我們可以看到,但丁完全不知道奧德賽的情節,他不知道奧德修斯最後有回到故鄉Ithaka,因此在26歌裡給他安排了一個在不知名的海洋裡滅頂的結局。這不但說明了但丁不清楚史詩奧德賽的情節,同時說明了他的世代以及他所能接觸到的前人,也通通沒讀過荷馬史詩。

再舉一個例子,在地獄篇裡那隻搭載Vergil與但丁的怪獸,Geryon,在希臘神話裡他是大力士赫拉克力斯打敗的一個巨人,在神曲裡,牠卻是一頭有翅膀有尾巴,像是中世紀神話的噴火龍那樣的怪獸。

西歐在中世紀,是個拉丁文與民族方言的文化,希臘文要在東方的東羅馬帝國才有人會。整個中世紀一直到但丁的年代,以及在他之後的一個多世紀,希臘文在義大利都是非常罕見的知識。這個情況,要等到1453年東羅馬帝國滅亡,大批學者攜帶書籍手稿來到西方之後,義大利進入文藝復興的盛期,才開始有顯著的改變。在但丁的年代,他一腳還踩在中世紀裡,人文主義在神曲裡還只是些微的星火。

希臘的文化進入羅馬文學裡已經有很大的折射。羅馬文學進入以基督教為主的中世紀裡,又經過基督教色彩的挑選與彎曲。而這樣殘存的素材到了但丁的時代,又要加上中世紀的民俗想像的新元素。所以但丁所使用的希臘文化材料,既然經過這兩重的篩選與折射,並不能無分別地拿來跟我們從書上所知的古希臘文化等同起來。(黃國彬的註解常常就是這一點令我覺得不理想。要解釋但丁所用的希臘材料,得先弄清楚他認知的版本如何,又是透過什麼途徑。一般人或許不會注意這一點,但是這是每一本好的但丁註解都會提到的根本問題)

實際上,每一個希臘的神話人物與文學作者,在這漫長的一千多年的過程裡,都有自己獨特的道路。只有從一種太過遙遠以至於十分模糊眼光,才會覺得應該給神曲裡每個古代符號都附上希臘原文。用誇張一點的比喻,這就像是有某位西方學者註解紅樓夢時,覺得有必要給每個人物的名字附上甲骨文的寫法一樣。這是誇張的說法,但是味道是類似的。

lilou

多謝您提供了那麼多詳盡的注解。這樣看來,應該是以外界樣態來對比地獄之悲慘,不要說陽光,連星光也沒有。與其說「晴朗」,個人覺得「光明」或者更為恰當,不過這裡當然就見仁見智,看個人選擇了。

tucci

lilou,

謝謝回應。

in la vita serena在這裡,是相對於地獄的陰暗悲慘而言,所以還是從晴朗光明解比較好。

我解釋一下這一句的脈絡:這場景是在地獄的第七層的第三圈,是處罰Sodomiten(獸姦者,這裡較廣泛地包括了戀童者在內)的地方。說這句話的人是但丁,他在這裡遇到了少年時期的老師Brunetto Latini,老師看到但丁很驚訝,問他怎麼人還沒死,卻到了地獄來?但丁就簡述了他的地獄之旅的開頭:

“Là sù di sopra, in la vita serena,”
rispuos' io lui, “mi smarri' in una valle,
avanti che l'età mia fosse piena. (Inferno 15.49-51)

「在上方彼處,在晴朗的人間,」
我回答他,「我在一山谷中迷失,
在壽命仍未完滿之前。」

(這算不上翻譯,翻譯但丁自己做做練習還好,要給人閱讀那實在是太困難太令人躊躇了,每一個細節都可以有千百處不妥。)

以我們的標準來看,但丁把少年的恩師當成獸姦犯(Latini似有戀童的習慣)放在地獄裡,十分的奇怪。不過這一歌裡面,但丁並未描寫懲罰的方式,主要的內容是但丁與老師的相遇,在談話中老師「預告」了但丁的命運。在整個相遇的描述中,但丁真誠地表達了對老師的親敬與感恩,任何真正受過老師恩惠的讀者都會被打動。

另外,要引用但丁原文、查詢古今註解,有一個Dante Dartmouth Project非常方便。http://dante.dartmouth.edu/search.php
引幾家註者對這個字的說法:

Umberto Bosco and Giovanni Reggio (1979), Inferno 15.49-50 (黃國彬常引的註解)

vita serena: è la stessa espressione usata da altri dannati; cfr. If VI 51. Segna la differenza tra il mondo dei vivi (sereno = illuminato dagli astri) e quello infernale sanza stelle.
中譯:vita serena: 跟其他罪人所使用的表達相同。比較 VI 51. 這點出了活人的世界(sereno=被星星照耀) 與那個陰間的沒有星星的世界之間的差別。


Anna Maria Chiavacci Leonardi (1991-1997), Inferno 15.49 (這位Chiavacci Leonardi女士的註解是我看過最厚的,一共三冊,每一冊差不多都有一千頁。而且有口袋平裝本,簡直比台灣的書還便宜。算是足夠新,也很有好評,值得(不太有錢的)愛書人收藏。)

vita serena: la vita terrena appare tale in confronto a quella infernale; più volte questa espressione, come abbiamo visto, torna nell'Inferno, quasi un leit-motiv che sottolinea l'oscurità e l'orrore presenti. Dal paradiso la terra apparirà invece in tutta la sua miseria.
中譯:vita serena: 當拿來跟地獄的人生比較時,地面上的人生就顯得如此。這樣的表達,如我們所見的那樣,在地獄篇裡反覆出現很多次,像一個指標性的主題一樣,把地獄裡當前的黑暗與恐怖凸顯出來。但是在天堂篇裡,地面上的人生就顯現出他所有的悲慘狀況來。

Nicola Fosca (2003-2006), Inferno 15.49-54

La vita serena è espressione usuale (Inf. VI.51), in contrasto col mondo infernale, sanza stelle.
中譯:La vita serena是常用的表達 (地獄篇 VI. 51),用來跟陰間沒有星星的世界相對照。

Giovanni Boccaccio (1373-75), Inferno 15.49-51 (薄伽丘的古註)

Alla qual domanda l'autor risponde: Là su di sopra en la vita serena, cioè nel mondo, il quale è chiaro, per rispetto a questo luogo.
中譯:對這個問題,作者答道:Là su di sopra en la vita serena,這就是說在那個光明的世界裡,跟眼前這個地方相比之下。

Cristoforo Landino (1481), Inferno 15.49-51

Et Danthe risponde chome nella vita serena, cioè in questa vita, la quale ad comperatione della celestiale è misera et calamitosa; ma ad comperatione della infernale dove non è mai riposo alle pene, nè luogho alla penitentia, è felice et beata.
中譯:而但丁回答,在這vita serena,就是說在我們這個生活裡。它跟天上的生活相比是悲慘與充滿災難的,但是跟陰間的生活比較起來(永不止息的懲罰,也沒有懺悔的餘地),則是幸運與有福的。


Benvenuto da Imola (1375-80), Inferno 15.49-51

là su di sopra, scilicet in mundo viventium, in la vita serena, ad differentiam vitae tenebrosae damnatorum; nam in ista arena erant flammae caliginosae, non clarae.
中譯:「在上方彼處」,意指在活人的世界裡。in la vita serena, 以有別於罪人們充滿黑暗的生活。因為在這個場所裡有著陰暗的,而非光明的火焰。

上面古今眾註家解這serena都從「光明、晴朗」來解,主要是用來凸顯地獄的黑暗。


<刪除線>所引的這些義大利文與拉丁文的註解這裡就不翻譯了,對於會被外文冒犯的人在這裡表示歉意<刪除線>,我只是順便介紹一下這個Dartmouth但丁計劃網站的好用。可惜他一本德文註解都沒有收入。英文的註解收入了八部(列表:http://is.gd/1dWAV ), Robert Hollander的註解也在內,Hollander在普林斯頓教了40年的但丁,光他這一本就超級強了。


lilou

我不知道"in la vita serena"前後文
只能就在此看到的片段來猜測

在此我猜想 serena指的應該與生活的樣態相關 並非天氣
或許可以翻成"平靜無波的人生/生活"

Verify your Comment

Previewing your Comment

This is only a preview. Your comment has not yet been posted.

Working...
Your comment could not be posted. Error type:
Your comment has been posted. Post another comment

The letters and numbers you entered did not match the image. Please try again.

As a final step before posting your comment, enter the letters and numbers you see in the image below. This prevents automated programs from posting comments.

Having trouble reading this image? View an alternate.

Working...

Post a comment

Your Information

(Name is required.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displayed with the comment.)

November 2014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全民運動



頭條大代誌



世界時鐘


Powered by TypePad
Member since 10/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