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荒草留言簿 | Main | 貓兔行大運 »

January 02, 2011

Comments

ray

請問近半年來的新作?! ^_^

picton

我實在也不應該在這個版上「老來老去」,搞得老氣橫秋,好像我多老似的。其實我也還好啦,至少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大部分都比我老,這樣還可以自我安慰一番。我是個忽老忽幼的人,今天講的話明天可能就被自己推翻了,今天的老傢伙也會被明天的小頑童竄位。

謝謝drowner的邀請,有空一定會上妳那兒去拜訪~

picton

剛剛發現這兒的留言欄上居然有了Facebook和Twitter的連結,真是普及啊。

我其實也不真的因為介意別人的「忠告」所以不在FB寫政治,主要還是在於心境上的改變。這部份可能我們這一代人自己飲水自知,那是某種生命狀態上的演變,很難清晰說明。以前相當憤慨的事情,現在不再那麼孤注於其中;以前那麼在意的輸贏損益,現在愈來愈無所謂,這是不是我的長輩朋友以前告訴我的「不要那麼早看開」的狀態呢?但是人總有一天會行到這樣的狀態的,不可能一輩子都在做憤怒青年。這也說明了我對以往的憤怒有某種程度的珍惜,畢竟那是一種熱情的顯示。「老年人」才會看淡一些事態吧?不過也難說,有些年輕人早早就不問世事了,而老而憤懣的老人也不是沒有(老而貪謂之賊)。朋友以前對此有所體會,是站在自己已經「看開」的角度來點悟我,希望我不要過早失去生命的熱情,這一點我是理解的。可惜這種變化無法操之在己。譬如十年、二十年以前的自己,對「花」這樣的題目是沒有興趣的,但是如今卻對它洋溢著熱情。這也說明了何以許多知名攝影家老來都在著墨「花」的主題的理由所在。秋山庄太郎、Irving Penn是為信手可以拈來的實例,其他林林總總,非常多。「花」的靜態可以作為一種生命的濃縮觀之,攝影者從中得到鏡射的滿足,反映著自己的內在,這也是一種自然。它跟演員的老來演老戲是同樣的道理。西方大明星個個都不避諱演老戲,在一種「分層負責」的生命狀態裡,有其積極的意義。老者不必過份裝可愛,年輕人也不必學老者裝世故,各得其所,隨著年紀而演變,不也很好?

依我自己「蠻魯」的個性,也的確會有如妳一般的「故意」去發表的意氣,以前這種經驗甚多。但是現在不知為何,漸漸走到了另一些清幽曲徑。

drowner

剛突然想到,今天也在一位長輩聽到警總幽靈,一樣的名詞,本來沒多想,看再回頭看皮大的留言,才發現原來那是你們這輩人集體的記憶,最深層的恐懼。我才真正理解了父親的態度,我之前老是怪他,私下暢所欲言卻不願意表達立場,他還一直想勸我和妹妹們獨善其身就好,不要傻傻的表態,要懂得保護自己,我生氣這樣這樣無助於社會的進步,尤其像我妹那種念歷史的知識份子,反而更不該獨善其身。

現在想想,我幾個朋友的父親就是因為年輕時參與反對運動,而落得淒涼的下場,現在想來,父親無非是要保護我們,國仇家恨哪有比孩子的未來重要,原來都是父母的愛,現在才體會幾分...

drowner

好的,我再試試看,不過我本來就對電腦這種東西沒安全感,每回我送留言都有先複製的習慣!

關於臉書的政治發言是這樣,我也算是鋌而走險,知道有朋友不喜見,如果太情緒的東西就用個別的隱私設定來解決(皮大一定不知道每則留言可以限制誰可看或是誰不可看),但如果是理性的觀點我會公開。我爸也是一直叫我不要暴露自己的立場,考慮總是多一點,而事實上我的確也發現或多或少對工作上造成一些影響。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在臉書大放厥詞的確不很妥當,但我其實也刻意這麼作。因為把它當自己的媒體,能打到一個是一個,就偷笑。尤其是我那有些要好的中國朋友,我會刻意透過臉書,讓他們知道一些真相,知道台灣人的想法不如他們以為,而事實上觀察了好一陣子也有中國朋友開始跟我討論自由民主,雖然沒有成功說服彼此,但我覺得有交流是好的!

我的想法是,大家不一定要認同我,但若能激起不同立場的討論和思辯(理性),才是民主多元社會的價值。不見得要成功說服他人,而是讓不同立場的人對彼此都有更多的同理心境,我當播種,不可能一次也不可能全部成功,但總是會有的地方長芽,茁壯。部落格是要自己記得來,聚集同樣立場的人,但臉書的好處是即便不同立場,只要是朋友就不能眼不見為淨。

不過那是我啦,反正我一向行事莽撞朋友們都習慣了,沒人當黑臉也總要有人當:P,話講白了會傷感情,但有時候正是真話都不講,彼此把冷漠疏離當尊重,感情才不會好,就像兄弟姊妹一樣,反而越常吵鬧的感情越親。我這比較熱鬧,皮大不方便在自己塗鴉牆下紓發的話,可以來我這邊坐坐。

多元就是臉書有趣之處,有藝文有政治有健康有時事有各式各樣的資訊,每個人運用這個平台容易傳播的特性,來分享不同資訊,讓我們可以透過他人來增廣見識,也是很有價值的!

Buzz

drowner:

我現在也還想不懂你被擋掉的規則是什麼。目前這兒只有一道安全機制,是為了防止網路機器人製造垃圾留言,需要留言者輸入按亂數產生的數字和英文字母。實在不好意思,你是不是再試幾回?讓我看看究竟是什麼情形?

picton

drowner,妳要不要試著先刪除「閱覽歷程記錄」看看(在工具欄),以前Buzz大教過我這一招,好像有效(雖然有時又似乎沒效)。

drowner

buzz大,我發現我只要長一點的發言就會被擋耶,有點奇怪。

picton

drowner,FB帳號已傳去妳的信箱,我的FB內容無啥可觀,要請妳原諒。因為註冊時「不小心」引入了原先沒有預期的諸親友,此後發言便屢有梗塞,尤其被「欽點」莫再做政治發言之後,我內心的警總幽靈不禁又起,因而我那兒的「時事報導」遠寡於此處。FB看似可以暢所欲言,但是依我自己的經驗,反而因為身份公開而更形節制。可能少年仔比較沒這種包袱,我們真是老而彌重。

攝影之事,不必看得過份嚴重,我自己也不很在意藝術家的「專業」與否,他的出身、血統等等我也不認為是絕對的。我不止一次接觸到台灣二、三十歲的年輕攝影愛好者,他們雖非以此為職業,卻拍得比職業者有感覺。這是「攝影」這門行當先天上的一種宿命,成為職業者多半最後導致僵化、商業化和一再地重複自己,反而業餘者有時會有別開生面的發現。這可能跟攝影的本質有關。不知妳是否有觀察到,攝影家的顛峰期多在四、五十歲以前,一旦老耄之後,便不復青壯年的犀利。而且非學院的傑出攝影家舉世遍布,和繪畫、文學的創作者道理相通,所依靠的不是學歷,而是他的天賦和對創作本身的熱情程度。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概四分之三以上非文學出身者,我以為攝影界也是如此。其實話說回來,如果只是純粹喜歡,又何必管他什麼「攝影界」?拍自己喜歡的,久而久之便可自成一家,也會得到自己所愉悅的一切,這樣的享受其實非專業者可得。我自己很少跟攝影圈接觸,也沒認識幾個攝影家,但是興之所致拍些自己喜歡的照片,覺得很幸福。以前在職業圈的那些過往,想想倒還有不少不堪回首處。

昨天山上還真是超冷的,我在清晨測得外頭的溫度是三度,起床之後看電視才知我所居的陽明山已經下雪,螢幕上映出的是我熟悉的大屯山峰頂,但是塞滿了趕去賞雪的假日車潮。我們下山到北投看到的亦是滿街市的遊逛人潮,舊市場塞得水洩不通,已經一副舊曆年前的搶購風景。有時我覺得北投很像屏東恆春,而萬華則很像滿清末年的中國城鄉。

Buzz

drowner:

以後如果還有類似問題,請您直接投訴Blah Blah客服信箱(←請以游標點按此處),我們會儘速處理,謝謝您。造成不便,也請見諒。

drowner

buzz大,可否幫我把這兩篇删掉,放出我昨天po的那篇﹔p

Buzz

drowner:

抱歉。我到後台看了一下,但還不知道為什麼您的留言居然被系統直接掃進spam comment去了。現在把您早先的留言給「放出來」。

另外,要請xhong大和tucci到後台看看,有些和兩位貼文有關的留言,有的是您們的留言,不知道是什麼原故,也被系統歸在unpublished項下。

tucci

我在電腦上裝了溫度指標,時時告訴我兩個地方的溫度,一個是台北,另一個是德國的斯圖加特。此刻標明台北溫度的指標寫9度,德國的那個顯示10度(嗯,是零上的耶)。台灣這次的寒流真是太威了,在適當時差可以冷過冬天的德國。截一小圖以誌之。

Buzz

臺灣現在紙本出版物的銷量已經大大不如網路出版了,哪個圈子好像都如此。紙本圖書固然方便閱讀,很有親切感,但究竟太佔空間了。有時紙本的取得過程也很費周章,往往不像網路具有即時的特性。空間尤其可說是臺灣最昂貴的資財,好比前陣子我到圖書館借書,半天不能得見其書。館員告訴我,我要的書已經送到遙遠的罕用書庫去了,以免佔用有限的空間,所以得等上幾天等他們調出來。他們甚至告訴我,有些書因為長期乏人問津,將來大概都會被一一「處理」掉,不論它們是不是經典。對此,我當然大感驚訝,但也只能打趣地講:「屆時,我可不可以登記充當接收這批罕用圖書的收養者呀?」但回頭想想,就算圖書館能這麼做,但事實上,我也沒有空間收納那麼多的「罕用」圖書。

站在著述者的立場看,只知道有電子檔案,卻無法手握紙本,好像也總會有點遺憾。有的朋友就覺得,那種具體的感受無可取代。我自己呢?則一向歡迎新鮮科技,所以在這些方面較少受到困擾。因此,多從樂見其成的角度勸慰,將來他們的作品,不消多費力氣,就可直上「雲端」,不虞水火蠹魚,而且隨著網路的應用,可能大大擴大分享的對象。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以來,紙本新聞、圖書的市場就不斷在萎縮、退卻,我猜,就算是學校的教科書,大概也遲早要面對這個問題。那麼,我們個人的日記、筆札或書信將來會到哪去呢?朋友說,也許唯一的去處是當隨葬品,但我不識相,又潑了冷水。我說:「臺灣將來的主流喪葬形式,大概是火化吧。就算隨葬,也恐怕離灰燼不遠。」

picton

去久違的重慶南路「書街」逛了一下,從路頭走到路尾,發現「書街」早已不成其為「街」,而只是零零落落的幾家書店撐著最後的場面。意外的是,老字號的商務印書館居然大樓前掛出一條「暢貨中心」的大拍賣紅布條,一名男子拿著大聲公對著街口大聲叫賣,裡頭的書店場景變成了臨時賣場,一箱一箱的衣飾和廉價的省電燈泡,映出了令人意外的景象。一問之下,原來商務移到了靠總統府的路底,在一間大樓另闢空間營業。我沒問是否要原大樓改建?或是打算另做他用?另一家開在黎明文化二樓的「亞典圖書」已經關門大吉,改成了巨匠電腦。不過它還有另一家門市在仁愛路的地下樓,似乎還在營業。「亞典」一度是我頻繁拜訪的書店,當年進口美術圖書當道,電腦和網路尚未興起,大陸盜版書也還不成氣候,歐美和日本版的精緻圖書讓許多視覺、美術科系的學子趨之若鶩,藝術家、設計師和學者也求書若渴,再貴都有人掏腰包。近些年來,台灣的景氣大幅下滑,大學畢業生薪資陡降,網路霸權,藝術圈、廣告圈哀聲連連,已經不再有當年闊綽的買氣,加上大陸盜版書充斥,儘管印刷、編排比不上歐美日,但是價格便宜,學生也都降格以求,將就著用,一本兩三千元以上的原版書已經乏人問津,亞典要關門是遲早的事。

記得三十幾年前,重慶南路上有一家「東西畫廊」經營此類美術進口圖書,是為這個行業的發軔。張老闆不但腦筋靈活,而且為人闊氣,對窮藝術家、在學學生非常大方,幾千、上萬塊錢的書,不需任何的保證,統統可以分期付款。我和當時仍未論及婚嫁的內人都是它的常客,也是「賒客」。那種買賣方式對我們幫助很大,以當時月薪不過數千元的狀況而言,能夠用每月數百元的代價先擁有一兩冊自己心儀的藝術家的畫冊或攝影集,實在是無上的挹補,無論在專業的知識吸取或心靈的陶養上,都對我們影響甚巨。老張先生後來患病,不久便聽說遠離人世。他的兒子小張先生繼承衣缽,用同樣的交易方式亦維持了一段興旺的時日,後來因為時移勢轉,東西畫廊脫手給人,成了「東西圖書」,爾後又幾經易手,終至消失。在那十幾二十年間,除了幾家有店面的外文美術圖書進口商之外,老字號的鴻儒堂、廣洋書店亦是我經常拜訪的日文書店,每個月從書店那裡捧回一兩本日文的攝影雜誌,那種喜孜孜的滋味至今還印象良深。然而好景不長,傳統攝影逐漸被數位攝影所取代,印刷出版業和媒體業面臨了網路時代的挑戰,創刊數十年,由《每日新聞社》所支持的《每日相機》攝影雜誌應聲而倒,鼎足而三的日本三大攝影雜誌去其一,等於宣布傳統攝影的獨佔時代即將一去不復返,像鴻儒堂、廣洋書店這種日本進口圖書的老店也自然面臨了危機。果然,不久之後,它們便一一歇業或轉業了。

除了這些有店面的業者之外,當年也還有不少跑單幫的進口圖書業者,每天抱著書籍,扛著沈重的書箱,奔波於各大廣告公司、傳播公司和大學相關科系之間,有的甚至南北奔波,往來於全省各大城市。由此也可知當時的市場之大、利潤之厚。日、美的設計原創成為台灣各相關行業抄襲的對象,也是進口書市蓬勃的主因。往往日本的廣告影片播映半年、一年之後,台灣的電視上便會出現相仿或照抄的CM,那是當時的普遍風氣,也是進口書的妙用之處。台灣作為一個文化上的落後、後進國家的角色,以歐美日馬首是瞻,那種抄襲之風要到近些年才慢慢匡正。文化上的自重、教育的深化、民主觀念的崛起和網路的發達,都是促使從業者找回自我的主因,但是偶爾還是會出現有別人影子的作品。

重慶南路書街如今僅剩三民書店、建宏、金石堂、世界書局和商務印書館撐著最後的門面,連最末一間的東華書局也已經不像書店了,而比較像烘焙坊或Coffee Shop。商務離開街心的重要地標,偏居在路底和東華毗鄰而居,等於也宣告了自己的書市狀況。除此之外,我們以往印象中的個體戶小書店,在重慶南路上已經全軍覆沒。不但在對街上早已片甲不存,這一頭也一家不剩。唯一還一枝獨秀的是專賣簡體書的「台閩書城」,也就是原來的天龍書店。它還佔著兩家雙併的店面(還有隔壁專賣電腦書的),坪數不小,生意也不惡,可惜走觀店內一大圈,「好書」實在很有限。這是該怪事主的中國本身呢?還是要怪業者?台閩二樓的所謂「中國美術圖書」,我走逛一趟下來,得不到一兩本佳冊。中國號稱已經崛起,但是文化上讓我信服的,還是很有限啊。

過年前的幾遭購衣行旅,讓我和家人進行了另一趟時尚的比對。我們一方面為了節省,再則也肇因於遍訪市況,得不到我們以往所信賴的品質,於是回過頭來撬出十幾二十年前的舊衣,發現當年的成衣品相遠高於今日,而且無分歐美日或台灣,當然「中國製」更是如此。當年的棉毛用料與裁製的細工,非今日可比,即使去了今年最夯的「優你格羅」,亦有此感。這種現象和圖書的感受比較是相應的,也應該來自同一個禍源。似乎整個世界的某些品質有下降的趨勢。這種現象是在台灣如此,還是全球皆然呢?不知道。聽說「優你格羅」在日本的品質比台灣和中國好(還有人說上海店比台灣店好),不過沒有親自查證過。

從重慶南路書街的狀況想到出版業,也想到網路書店的逐漸取代實體店面。「博客來」的業績高速成長是大家都知道的,依此類推,像三民、誠品、金石堂應該在網路上也各有斬獲。商務印書館是否也有捨實體而就網路的意思呢?像我自己購書也漸漸有網購比例高於實體書店的現象,可見這是普遍的情況。但是人文書的難以經營,也的確是共識,相信在歐、美、日本也一樣。日本岩波書店早已拉過警報,走深刻思想路線的出版社要如何殺出一條血路,如何與市場妥協,似乎是文化藝術圈共同的挑戰和煎熬。


drowner

又!報告皮大!去年中從巴黎回台灣後就暫時沒再拍了,離開之前拍了一系列的巴黎人,是我身邊到巴黎奮鬥的朋友,算是一個紀念吧,不過我沒整理放在網路上。

我一直是憑感覺拍照,遇到了瓶頸,知道難以突破,因為缺少對攝影最基本的認識,無論是理論或實務,甚至是攝影史和藝術史,甚至是放在當代藝術的脈絡下來思考攝影,我想有系統的學習,但之前在巴黎申請學校沒成功就回來了,生活總是要顧,分不出心力去突破了,短時間會先擱著。

攝影本來就不是我打算執業的工具,而是傾一輩子有熱情想鑽研的學問(除了技術和器材外哈),現在的我喜歡看甚於拍(主要是意識到自己拍不好或是題材不強),藝廊或美術館的展覽都會看,有機會也喜歡和藝術家交流一下對攝影對當代藝術或對創作的想法。

我想等過幾年,自己的狀態比較穩定了,先把寫作的專業發展好(現在從事文字工作),再來拍照。等有點能力,想買台中型甚至大型的相機,不是要排斥數位,僅僅就是喜歡那樣安靜的拍照方式,喜歡大底片出來的階調和層次,喜歡簡簡單單,用相機直指人或景的靈魂罷了。但那很難,很難,需要功力呀。

皮大呢?還是像陶淵明一樣,在山上寄情花草嗎?我想加入皮大臉書耶,和您老神交很久了,總覺得很多事情交流起來必定有趣,如果您不介意可以email給我您的帳號,我的信箱是amberlin716@gmail.com

天冷了,各位大大要保重身體喔。

picton

借問drowner,近來是否還在拍照?

picton

哈,很有趣,這回的Banner可以一次看好多種~

湯婆婆

湯婆婆居然把門面招牌寫錯!恍惚了多日才發覺,這比忘記通關密碼更不得了,真是慚愧!趕快換門牌,讓失散各地的伙伴們不會找不到回家的路。

tucci

新聞節目裡外國報導不多,本國報導則是又爛又多,大概跟成本很有關係。國際新聞最好是自己有駐外記者、特約通訊記者,這樣的新聞來源才可能有自己的角度跟觀點。不過這自然費用高昂。其次,則可跟外國通信社購買畫面跟報導來加工轉播,不過這也得花錢,又很難從廣告中回收。相比之下,報導Youtube裡面的狗屁倒灶,或者PTT的網路消息,成本為零,廣告收益也好的多。所以何必還報什麼國際新聞呢。若報其他國內新聞,甚至還有收置入廣告費用的行情,某部某會某縣某長說什麼做什麼出席什麼,播報起來聽說是有價目表可以收錢的。播報某某美食餐廳、訪問老闆開發招牌菜的心路歷程,這大約也都不是免費的工商服務吧。

新聞節目是電台的門面。連新聞製作也全部由賺錢的邏輯來貫徹,結果就是爛到底了,他們大概還想著,我們再怎麼爛,只要還有夠爛的觀眾來收看,錢可以運轉,大家可以過日子,不就好了嗎,有什麼問題呢。

以前還常聽到 "視聽大眾知的權利" 這個詞。現在好像沒人再提了,因為他們自己不但心知肚明,向來最踐踏大眾知的權利的人就是他們自己,而且現在資訊流通,大家也都瞭然了,再講真的就太噁心了。

這些,好像跟NCC都沒有關係,令人費解。這個單位到底在忙什麼呢?我買一台Kindle這種雞毛蒜皮的事情,也要填表跟NCC報告,電視台爛到底的大問題,NCC卻都不用管?我真的覺得這個單位幹嘛這麼辛苦,沒有NCC的時代,電視好像也沒比較差。

p.s.偶然看到,某視的新聞播報,是煞那間直接切成廣告,節目跟廣告之間以前還存在的那個門面段子整個不見了。上一秒女主播還在講話,下一個畫面就是賣廣告。這其實很準確的說明了,其實整個新聞時段就是廣告,如果有本身不是廣告的部份也是為了廣告才存在。

Buzz

馬幫那夥人,除了在行貼標籤,搞宮廷鬥爭,在處理正事上,是沒什麼腦筋可言的。去年夏天至今,幾度和北京、上海和廣州的朋友餐敘,朋友們對馬的中國(馬叫大陸)政策,幾無不表示憂心的。朋友們關切的重點之一在於:馬不瞭解中國內部問題的複雜性,卻一廂情願地尋求「和解」,至今的種種舉措不但可能斲喪臺灣的民主成果、損及臺灣可能的戰略地位,甚至對中國未來問題的解決也無所助益。大家也先後提到了臺灣的媒體現象,NCC的蛋頭姊妹兄弟們姑且不論,令朋友們感到難解的是,臺灣媒體幾乎看不到任何重要的國際訊息,不知道臺灣的人民日後應當如何想像、論述自身在世界中的位置和角色。席間,臺灣的同仁也問起朋友們對此地媒體紅人文茜大姊的觀感,其中一位來自上海的朋友更是直率地以「戲子」相稱,並對前幾天咱們經濟部長在《蘋果日報》上的「敬覆陳文茜女士」一文大表不可思議,難以想像馬幕僚的「文化水平」。至於近日正夯的18趴話題,朋友們則以為,在這點上,共產黨和國民黨是一家親,思維非常一致,反正,只要拿出錢來養小人就對了。朋友們的憂心積慮和快人快語,當然令人感到我心戚戚。不過,所言所論,總仍舊是臺灣目前令人沮喪的現實,幾頓飯下來,我可是越發地食不知味,一點都快樂不起來了。

Jane

謝謝Tucci的親身試用與說明。

我之所以得知google social search這項搜尋功能,主要是先前關於臉書隱私爭議與google buzz功能自動開通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在網路上翻查臉書與google的隱私設定相關訊息。google底下有很多功能,有通用的大原則隱私權政策,也有各項功能底下的各自隱私設定,每一項都寫得密密麻麻,非常繁瑣。我有時覺得看google support裡的說明像是在繞迷宮。

而功能改動的時候,或許是我自己眼殘漏看,我沒特別留意到功能改動的通知。例如先前google books裡個人圖書館的部份,個人的蒐集圖書資料從原先的不公開,經過功能選項增多,變成通通公開,我過了好一段時間才知道,然後進去帳號設定,通通再改為不公開。google底下功能很多,使用起來也很順手,但是用同一個帳號在google上做許多事情,也就等於自動奉送許多個人資料與行為偏好到google底下,他們哪天要又開通什麼新功能,把這個功能跟那個又跟哪一個串連在一起,這是讓我會比較擔心的部分,就像我剛得知google social search這個搜尋功能時,第一個反應是大驚,而不是覺得好讚。但或許有人覺得這樣很好用很方便。

網路上沒有秘密,凡經過必留下痕跡啊!

tucci

關於個人資料與隱私的議題,我覺得Google服務裡最可怕的大概還是搜尋引擎本身。看過一篇討論,聽說使用者搜尋的關鍵字,是會被Google存起來的。這些搜索的辭彙加總起來,透過一定的分析,一個人的模樣就出現了。我不知道Google是不是真的有做這件事,我希望他們沒有。好吧,我覺得很可能有,只能相信他們公司的標語don't be evil了。

tucci

原來Google還有這個東西。google帳號裡有太多東西我用不到,也不太了解。不過這個Social Search讓我有點緊張,就花一點時間了解一下。情況好像沒有我擔心的那麼糟糕。

解釋起來很複雜,我也不能說完全了解。不過如果不想被Google Social Search搜尋到,只要做到幾點就好了:不要設Google Profile,這是類似網路名片或自我介紹的服務,是公開頁面。或者,如果設了Profile,那麼你不希望公開的Blog或其他社交工具帳號訊息,就不要貼上去。這樣你的朋友的Social Search就不會搜到你(或你不想公開的那個Blog)。

還有GReader裡,你公開分享的文章也會被放進Google Social Search的索引裡。不過沒有GProfile的人,GReader分享文章會不會被搜尋我還不清楚。沒有習慣分享GReader文章的人,就沒這個問題。你的RSS訂閱本身是不會被公開的。另外,這個分享功能是以Google Contact為基礎的,從那裡也可以管理這個問題。

還有Google Chat,你的聊天內容如果設定為要存檔,那麼這個內容可以被跟你聊天的人搜尋到。如果對方有存檔的話,那你可能沒辦法改變這一點。

Google Buzz的情況可能類似,我沒用過,詳情不清楚。

以上是關於你的訊息會不會被搜尋到的方面。要不被搜尋並不難做到。

另外一個是你的社會搜尋會搜到那些人的方面。這一點我比較感冒,因為他是以Gmail的連絡人為基礎。Gmail裡會自動有限度地幫你整理連絡人名單,只要有信件往返,就會列入,常常寫的,會進入常用名單,最終Google希望你把連絡人整理成有意義的分類名單,就變成Google Contact,Google 聯絡簿。現在好像是這樣,你的常用名單(或其他自己整理的名單)上的連絡人,他們的社會搜索內容(Profile上有連結的Blog、GReader分享的文章、Chat裡被存下的聊天等等)才會被你搜索到。比如說我搜索911事件,而我的名單上的朋友的Profile裡列出的Blog裡有文章曾說到911,那麼那篇文章就會出現在GSocial Search的結果裡。(太複雜了。寫完自己重看也看到頭昏)

簡單來說,個人可被搜索的內容,大致還是在Google的隱私權政策範圍內。使用者沒有明白公開過的內容,是不會被搜尋的。但是個人可以搜索的範圍,我就覺得有點干擾。因為我不必然想知道跟我連絡過的人一共有幾個Blog幾個社交工具,他又在裡面說過了什麼,即便他已經公開。我會希望Google先問一下我,你想知道誰誰誰在哪裡有些什麼(經過公開的)網誌或社交活動嗎?但是Google沒有問,你的連絡人公開過,他就假定你想知道了。我在嘗試的過程,就看到幾個親友的Blog,都不是原先我知道的,有些是我不知道比較好的。

結果是我把Gmail裡面的常用連絡名單給砍了。這不影響Gmail的功能,只是寫信時要重新搜尋一下舊信,沒有原先打一兩個字母就會自動補全Email地址那樣方便。也許還有更佳解,暫時先這樣就好。Gmail我希望他就是個email,愈簡單愈好。

多謝jane的提醒。原先不知道有這回事。

Jane

自從知道Google推出功能"google social search" 之後,他們掌握人際關係是透過個人電子信箱、google帳戶資料、甚至Google Reader所訂閱的RSS資料。Google掌握的個人資料,看來更是撲天蓋地。

什麼是Google Social Rearch: http://www.google.com/support/websearch/bin/answer.py?hl=en&answer=165228

Introducing Google Social Search: I finally found my friend's New York blog!
http://googleblog.blogspot.com/2009/10/introducing-google-social-search-i.html

picton

年輕男女會把父母親加進臉書,跟親戚朋友玩在一起的,應該還是少數。至少我這一圈子裡算算只有我們這一家,有趣。這代表了什麼呢?可能表示彼此沒有秘密(或...沒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秘密)。這或許也是臉書高層可以對外宣傳的案例之一。不過值不值得效法呢?不知道。恐怕因人而異。據說多數實驗的結果,最後都是慘痛收場。臉書已被形容為「改變了人類的生活型態」,就這一點而言,應該是成立的。

說起吵架,小時候在基隆家裡,隔壁母子、母女的「吵」,真是歷久彌新的規模。多麼大的嗓門、多麼可怕的字眼都可以出爐,我們聽到都會背了,卻不敢在大人面前學。最近幾年所見最驚人的是隔鄰的姊妹兩人(一個高中、一個國中)的互打,單親的母親不在,兩人從三樓打到二樓,聲嘶力竭、聲色俱厲....連對門的小男孩都趴在窗前遙望。最後驚動了左右鄰居,幾個大人紛紛前往勸架,幾個鐘頭的毆打叫罵方才收場。兩個小女孩小時候都讓我們教過音樂、繪畫,非常乖巧,也不知何以天地變動如此之快?

相較之下,吾家的「口角」只算是聲帶規模而已,時間也不過Youtube的長短。

洗溫泉去了,下回聊~

tucci

家人通常感情要很好,才吵的起來。感情不好的經不起吵,那樣吵架太可怕。

我住處對面住一對新婚夫婦,三天兩頭吵的很兇,而且不分時段,有時半夜3點隔著門與牆都還能聽到女方歇斯底里的爭論或啜泣; 有一次她半夜奪門而出,經過門口時還丟出一句"有本事我不會再回來了"(邏輯好像不對,不過她在劇烈衝動之下大概出口有誤)然後就是甩門離去的巨響。那天晚上有寒流,我們也擔心那太太不知道這時會往哪裡去,但又不敢出面關心。平常每次吵架聲一傳過來,我們這裡立刻就乖覺地把聲音放低,以免人家意識到我們在隔壁活動都聽到了不好意思,雖然我們無法確定他們還管不管得到這許多。

不過聽了這許久,我們其實完全無法判斷是非(都只能聽到爆炸的那一段)。兩人密集地共同生活真不是容易的事,可以衝突的差異、需要磨合的習慣太多了。要達到快樂的和諧關係,每個階段的爭執口角道歉和解都是必經途徑,也未必每一對都能調整到最好狀況。因此有人視婚姻為畏途,視個人自由為無法割捨的幸福,也是有道理的。因為好的婚姻或許比單身好,但是壞的婚姻可比單身悽慘太多了。

picton

我們家就是三口連線啊,叫做「三口組」。但是偶爾會禍起勃谿,把現實裡的口角鬧到臉書上。當然外人是看不到的,因為都在訊息裡。有時媽媽會刪了女兒的,或女兒把媽媽給刪去,然後關係緩和後又重新連線。當然我這樣講是誇張了一點,實情是我有時會擔任「代刪」的職務。我也常常刪人的,相信自己也一直成為別人隱藏、刪除的對象。有的人朋友數動輒三兩千,那天還看到一個五千多的,他們哪有可能看遍所有「朋友」的訊息?當然是大多數隱藏囉。所以一旦發現被刪,不要驚呼,就當作平常事一樣照常作息,因為臉書朋友不等同於現實的朋友。有的人還會在臉書首頁聲明自己不但會刪文,而且隨時會刪人,先兵後禮,也算是其盜也道。我是最不喜歡跟「名人」連了,他們要嗎就是派底下人出來呼攏,要嗎只在蒐集粉絲,根本沒在正經跟你對話,以為你就是他的粉絲。我碰上了幾次之後,刪刪刪,沒三兩下就把這些名人給刪光光。所以我現在還是維持在兩位數,小家庭經營,而且隨時應景被迫追加,隔不久又一個一個刪掉。我曾經刪過一個自己的帳號,刪了好久臉書都不給乾乾淨淨地結果,後來才在我斬釘截鐵的「命令」下當機立斷。臉書會對離家出走的人施以各種挽留的動作,到了萬不得已時才會揮淚割捨。這種家族情感讓人感動,不過背後恐怕還是重重的算計。我有好多個朋友是誓死不玩臉書的,有的一註冊之後被嚇到,就把一個空帳號晾在那兒,從此不聞不問。有的則是聽說了別人的驚恐經驗之後,打定了主意不願加入。他們不分年齡長幼,也仍然活得好好的。

tucci

好像大家都去玩臉書了。從外面看起來,臉書是一個封閉的系統,使用者在裡面貼的文章,外面用google搜尋不到。倒是使用臉書的人,他隨時可以跑出來使用google。據說現在臉書的使用率已經高於google的搜尋引擎了,如果說google把是把網際網路連成了一個超高效率的索引,那麼臉書就是在這索引之外又創造了一個google到不了的世界。

臉書常被批評有濫用使用者個人資料的問題,他會蒐集你各種網路工具裡的朋友網絡,這些連繫一旦被臉書掌握,大概永遠也不會被刪除。Google把網路世界上所有可連結的資料都串聯整理起來,臉書掌握的,則是人跟人的關係。Google在乎的是你寫了什麼,你想找什麼,臉書則不在乎你寫了什麼,他在乎的是你是誰,以及你的朋友是誰,然後才是你們對什麼有興趣。可能從來沒有一家公司或政府曾經掌握過世界上如此多人的個人訊息。

我沒有用過臉書,只註冊過一個不打算使用的帳號進去看看; 所以這些只是我從外面窺探得到的印象。不過臉書真的比較不好嗎(假設Google跟臉書的比較是有意義的話)?你在臉書以外的無論什麼平台寫的東西,Google都會幫你索引起來,讓所有找尋同一話題的人連過來看。這,不也是一種沒有隱私的世界嗎?你寫出來,Google就假定你願意給所有人閱讀知悉。而Google是如此的有效率,這等於使得任何私人性質的Blog都不可能繼續私人了。而臉書,他至少讓你設定誰可以看,讓你控制你的貼文可以傳多遠。

我的姪子剛上高中,他也玩臉書,主要好像是玩臉書上的遊戲。有一次我問他,咦你爸爸也在臉書上,你上線玩遊戲他不是一下就知道了嗎?姪子說,不會知道啊,他每次加我好友我都會把他刪掉啊。臉書雖然複製人間的關係,但到底是網路世界的虛擬,不只可以加好友,也可以刪爸爸。

The comments to this entry are closed.

November 2014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全民運動



頭條大代誌



世界時鐘


Powered by TypePad
Member since 10/2004